Skip navigation

宋灵珊见周文娜跟她和言细语的道歉,顿时就什么气都消了,她忙说道:“周小姐,您太客气了。”

她顿了顿,又微微一笑,说道:“周小姐,您放心。陈扬很有本事的,只要有他在,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周文娜美眸一亮,说道:“是吗?”

宋灵珊点头,说道:“当然!”

周文娜等人的心里也就燃烧起了一些希望。

车子顺利开出去,大约一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山上。

山上的风景很好,有许多的别墅群。

在香港,山上大多是富豪。

往山下去,是中层阶级。

山下面,就是普通平民了。

在一幢云顶别墅里面,陈扬等人进入到了别墅之中。

餐厅里面已经准备好了美食。

牛仔热裤萝莉妹子白T恤迷人街拍图片

周文娜的父亲周云伟,以及周家的一些叔叔伯伯都在等待着。

这些人,在香港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此时,都对陈扬表示了相当的客气。

一般的人,面对这么多的大人物,早已经怯场。

陈扬却很是随意,他淡淡点首,然后让周文娜带路朝里面去。

周云伟微微皱眉,他小声向霍老先生说道:“老先生,这个年轻人,行吗?”

霍老先生苦笑,说道:“老夫也不肯定了,但既然沈局派这个人过来,想必是有本事的。他是沈局的爱人!”

周云伟吃了一惊,道:“这么年轻的毛头小子,居然是沈局的爱人?”

霍老先生说道:“要么,他就真是毛头小子。要么,他就真有大本事。不然的话,他光在我们面前就该腿软了。但以老夫看来,沈局这样的人,会跟一个毛头小子结婚吗?”

陈扬将他们的交头接耳听的很清楚。

但他懒得理会。

长条餐桌上,餐具齐,器皿部精致而豪华。

各种美食,美酒,应接不暇。

陈扬落座之后,其余人也跟着落座。

陈扬随后一笑,说道:“我就不跟各位客气了。”他开始动手吃牛扒。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觉得陈扬似乎没有礼数了。

事实上,陈扬也是懒得客套了。

那些虚礼,太累。

他有这个实力,自然可以不那么小心翼翼。

同时,陈扬也将所有人的实力弄了个清清楚楚。

这场中,有些叔伯,以及周文娜的父亲,都是学了武功的。修为都在金丹,化劲等等。

在这人间俗世,其实也不算差了。

若是当年的自己来到这里,看到金丹高手,已经是高山仰止。看到霍老先生,那就要顶礼膜拜了。

然而,如今,这些人在他眼里,那就是不值一提了。

其余众人,也就跟着开吃。

周云伟这边几个兄弟就想开口……

陈扬首先打断,说道:“有什么事情,都等我吃完了,再说,好吗?”

那几个人顿时闭嘴,他们心里有气,可眼下也只能忍着。

整个用餐的气氛显得有些怪异。

宋灵珊在一旁也不多说,她知道陈扬肯定有他的安排。

许久之后,陈扬吃饱,最后喝了一口红酒,放下酒杯。

他也不管其他人是否还在吃,便直接问周文娜,说道:“周文娜,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众人立刻看向陈扬。

他们终于等到了正题。

其实这些人,那有心情吃饭啊!

周文娜立刻放下刀叉,快速将口中咀嚼一半的牛扒吐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她用毛巾擦拭了下红唇,然后沉声说道:“我爷爷被人打伤了,如今躺在床上。对方拥有法力,其中的法力形成气劲,让我爷爷动弹不得。这几个月里,都是我爷爷在苦苦支撑,但眼看着,是难以支撑了。”

陈扬说道:“原来如此,是不是我将你爷爷治好,就没问题了?”

周文娜微微一呆。

周文娜的父亲马上说道:“陈扬先生,我们请了很多高手,都没办法治好我父亲。您真能治好吗?您还没有看到人呢。”

陈扬说道:“若是得了病,那还是比较棘手的。但既然只是被人打伤,那就不是问题。”

“那请先生移步,有劳了!”周云伟立刻说道。

陈扬一笑,道:“好,既然吃了你们的饭,自然办些事情,走吧!”

当下,一众人部起身,便带着陈扬和宋灵珊前往。

周文娜的爷爷叫做周天昊。

此时,周天昊正躺在二楼的卧室里。

陈扬等人来到卧室前,周云伟敲门,轻声喊道:“父亲!”

里面传来痛苦呻吟,道:“说!”

周云伟说道:“我们请来了高人,替您治病!”

周天昊立刻恼火说道:“你们已经请了不计其数的高人了,不要再来丢人现眼了。这一关,老子是过不去了。都滚吧!”

周云伟等人顿时感到尴尬。

陈扬忽然一脚将那门给踢开了。

他直接大步流星进入卧室里面。

卧室里面,云雾缥缈,浓烈的异种檀香飘荡。这种檀香是有凝神之功效,显然,这周天昊要借助外力。

卧室中间,有一大木桶。木桶里面是水,水里又满是冰块!

而桶里面,周天昊就坐在里面。

周天昊只穿了大裤衩,他的头发雪白,看起来已经八十来岁了。

此时,他老态毕露,满脸皱纹,双眼中带着煞气。

周天昊见到进来的居然是个毛头小伙,而且还就这般直接闯进来,他不由大怒。

“滚出去!”周天昊暴怒之下,双眼一翻,跟着一掌拍出。

这周天昊的修为,居然到达了太虚三重天!

很是不错了!

所以眼下虽然受伤在身,但这一掌,足以将霍老先生这样的高手直接干翻。

那么对付一个如陈扬这样的毛头小伙,下场绝对是非死即伤了。

周天昊本来就很痛苦,加上眼下狼狈之状被人看到,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这一掌朝陈扬的胸前袭杀而来。

陈扬愣是躲也没躲。

那后面霍老先生顿时失色,他也接不住这一掌啊!

心中暗叫糟糕,要是这陈扬被周天昊一掌打死。那么沈局那边,肯定是交代不了啊!

霍老先生,以及周云伟,周文娜这些人都以为要发生惨剧了。

那里知道,陈扬受了周天昊这一掌,愣是动都没动一下。

他只是轻轻的拍了下身上的灰尘,然后说道:“我去,你打我干什么?疯了吧!”

周天昊呆住。

其余人也都呆住。

霍老先生在这一瞬,才明白自己是真的看走了眼。

周文娜等人也就终于知道,这货真的是高人。

可以说,这时候众人的心情是复杂。

但更多的是燃烧的希望。

周天昊终于意识到了眼前的年轻人并非是池中之物。他忍住体内的痛苦,沉声说道:“你是?”

陈扬淡笑一声,道:“我先帮你解除痛苦,其他的,容后再说吧!”

他说完之后,便来到那木桶前,只是探出一根手指到了水里面。

不用去探,陈扬就把周天昊的体内看得清清楚楚。

击伤周天昊的高手,修为是太虚四重天!

一般来说,只要修为不到太虚十重天,在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当然,燕京不是一个可以随意去的地方。

到了太虚重天,去了燕京都会感到不舒服。如果还要兴风作浪,就更危险了。

燕京之外,不到太虚十重天,完是没问题的。

陈扬说道:“本来,你应该早就支撑不住的。但你身上这枚玉佩,乃是一件不错的法器,帮你承受了一些气劲。不过,一切都不要紧了。起……”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陈扬。

陈扬的手指抬起的时候,一道水线跟着起了来。

接着,他将其弹出。

这水线迅速如蛟龙戏水一般,吸出了许多的水液。

水液形成一道水龙!

水龙围绕着周天昊旋转……

这一幕,简直是神乎其神。

陈扬本来可以直接一下抽出对方的气劲的,但他现在就是想装下,所以就搞得花里胡哨的。

跟着,那水龙咆哮,众人明显看到周天昊身体里的气劲直接被水龙吸入嘴中。

陈扬再一挥手,那水龙就落入到了木桶里面,再次化为水液。

而周天昊如释重负。

他感觉到痛苦不堪的气劲部消失了,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

周天昊不由狂喜,他想向陈扬道谢,但又因为未穿衣物而尴尬。

陈扬一笑,说道:“你先穿衣服吧。”

他随后转身出去了。

众人也就跟着出去。

那霍老先生第一个来到陈扬面前,羞愧无比的说道:“先生在上,老夫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先生恕罪啊!”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你修为太过低弱,看不穿我,乃是正常。正所谓,不知者不罪。老先生完不必自责嘛!”

那周文娜和李文华也来到了陈扬面前,周文娜微微红脸,说道:“我之前对您多有无礼,希望您能原谅。”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小姑娘。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

周文娜不禁有些无语,暗道,你这倚老卖老的,你才多大啊!

众人下得楼去,很快,那周天昊就衣着整齐的下楼了。他精神很好,前来之后,便先向陈扬行大礼。

陈扬摆摆手,说道:“周先生不必客气了,请坐吧。”

周天昊这才落座。

随后,周天昊又说道:“想不到,先生这般年轻,便有如此修为。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陈扬一笑,说道:“修道之人的年龄,不在脸上。我只是看起来年轻而已,若说论活过的岁月,我如今至少也有七十个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