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谢闵行倒水空隙听到云舒的话,问:apldo你还在庆幸你晕倒了?aprdo

云舒抬眸,apldo你怎么在啊?aprdo

谢闵行看了她一眼,继续倒水。apldo为什么不去看病,要自己扛?aprdo

云舒抬起手背看手背的针:apldo小意思,这有什么。aprdo

apldo有力气起来么?先喝点儿水。佣人一会儿过来送饭。aprdo谢闵行将杯子递过去。

云舒接过抿了口,湿湿嘴,apldo我怎么回事儿?aprdo

apldo轻微脑震荡,风寒,还有aphellip饿的了。aprdo

云舒将手放在肚子上,apldo怪不得我肚子咕噜咕噜的乱叫呢。aprdo谢闵行看她只关注肚子饿,对脑震荡毫不关心,忍不住提醒:apldo你还有轻微脑震荡。aprdo

云舒嘟嘴言道:apldo我听到了,不是轻微嘛,不碍事。送饭的什么时候到?aprdo云舒的心都在吃饭上,管你轻微还是重度,她不在意,完不放在心上。

谢闵行看营养液还在下,云舒这是又饿了?

谢闵行拿起手机一会儿又放下,对着云舒的眼睛说:apldo云舒,对不起。aprdo

云舒点头:apldo接受你的道歉。你快催催送饭的。aprdo

可爱俏皮声带少女好软萌写真图片

apldo你aphellipaphellipaprdo云舒这就同意了,不觉得很草率。

云舒疑惑:apldo怎么了?你这什么表情?送饭的什么时候到?aprdo三句不离送饭的,看来是真的饿了。

谢闵行看云舒的眼神越来越不懂自己娶进门的妻子。

饭送到,清汤白米熬的粥,云舒吃的底儿朝天。一抹嘴,apldo我什么时候出院啊?aprdo云舒放下碗,内心却想着大鱼大肉,一想起便又想流口水,酸菜鱼,水煮肉片,辣烤排骨,藤椒鸡aphellipaphellip这些美食只有她出院才能吃到。

apldo脑震荡,再观察两天。aprdo谢闵行抽了张纸擦云舒的嘴角和脸颊。一边擦拭一边内心吐槽,吃个饭都能粘在脸蛋上。

云舒仰脸闭着眼,享受来自谢闵行的伺候。

谢闵行擦着的手在她的脸上顿下,目光深邃的望着云舒的小脸,精致、美好。自己发愣没发现,云舒却感觉到,视线打在自己脸上,明显的无法回事。她睁开双眸对上谢闵行的目光,深如玄石,吸到里面无法拔出。

云舒的小心脏又剧烈的跳动,眼睛弯弯。

谢闵行一刻的发呆,回过神儿,自己很快隐藏好,看着云舒的眼睛,很熟悉,这种表情在很多喜欢他的女性脸上经常见到,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不过,看到云舒的眼睛,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满眼星光,灿烂星河。

云舒:apldo你擦脸,擦一半儿停什么啊?aprdo

apldo谁给你说我擦脸了,我只是看不下去你嘴角的汤渍。aprdo谢闵行道。

云舒:apldo哦,你有洁癖啊!aprdo

apldo你事儿怎么那么多?aprdo谢闵行戳她的脑袋瓜。

云舒嘿嘿坏笑,抓起谢闵行的一只胳膊,嘴开始往上蹭,直到脸擦红,才松手:apldo好了。干净了吧?aprdo

那怕是绅士,对无赖的人也气到咬牙切齿,apldoaphellipaphellip云舒!aprdo

云舒眯着眼,胆肥的调戏谢闵行,看他炸毛,apldo哎,干嘛呐?别叫那么大声,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aprdo

谢闵行突然欺身上去,说出的话带着无尽诱惑:apldo你想不想叫大声?我,可以怎么你!aprdo玄铁石的目光对上灿烂的星河,就看谁最先被吸引。

云舒后仰:apldo我是病人!aprdo

谢闵行再凑近:apldo我下的了手。aprdo

云舒胳膊肘支撑着身体在病床上后退,另一只没扎针的手推着谢闵行的胸膛:apldo我比你小快十岁!aprdo

谢闵行坏坏的说:apldo成年人就行。aprdo

云舒眼珠转来转去,在大脑控制的意识形态下,她勾起谢闵行的脖子,贴在自己的眼前,比刚才的距离更近,同时自己的小嘴往上迎。

一瞬间,唇对唇,眼对眼。一个惊愕,一个浅笑。

谢闵行大脑空白,随即,推开云舒。

云舒坐正身子,调戏谢闵行:apldo这可是我怎么你了哟。aprdo

谢闵行:apldo脸呢?aprdo

云舒一脸笑眯眯:apldo你应该感到庆幸,这是我初吻给你了。再说,你除了心眼黑,奈何长得帅。我亲你,反正我不吃亏。划算!aprdo

谢闵行看着她的笑脸,深觉自己真是白活了。

手机铃声响起,备注apldo维维aprdo,云舒看到后,挥挥手:apldo去接吧。aprdo架势好似,谢闵行接个电话,还得征求老婆同意似的。

不过,云舒在想apldo维维aprdo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