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昂,溺儿抱着长溯的脸在啃,酒儿在加劲儿,那俩小子在说话。”

“吃过饭了?”谢总关切问。

“吃过了,就在等接你回家呢。”

谢闵行说:“那出发吧。”

他该谈的事情都谈完了,有人提出要去喝花酒,但是大家都知道谢闵行是什么人,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说回家。

但是到底回不回家这事儿谢闵行也不会去深究,反正他是得回家。

不回家,他家小女儿能和他吵吵一顿。

之前应酬,别人想给他送床上人,给他介绍女伴儿,谢闵行都用妻子当挡箭牌。后来又有人想留下他,谢闵行又开始用女儿做挡箭牌,“千宠现在大了,我不回家,她一天能给我打八百通电话。哪怕喝醉酒,我也得回家哄她睡。”

混迹商场的人谢闵行见多了,他无暇去给别人说圣母的话,他只将自己的家庭放在心上。

现今,有人也不敢和谢闵行说这上的事儿,谢总不好惹,但是云董那个大山也在那儿坐着呢。

挂了电话,旁人问:“司机来接?”

“我妻女来接。”

绿裙子俏佳人花田清新文艺写真

众人又看着沈副总,“沈太太呢?”

沈方俞说:“小艾逛街结束就来了。”

谢氏集团两个大佬在外一点腥都不沾,顾家顾工作,有责任心,爱老婆爱孩子,偏又生的隽气,惹得许多人羡慕云舒和艾拉。

但是云舒也不差,论身份论地位论家事,只有她云小舒可配得上谢闵行。

沈方俞和艾拉的爱情更是坚持了二十多年。

她们的羡慕又多了一份的祝福。

云舒在家朝小女儿拍手,“走了,接你爸回家。”

溺儿刚才亲哥哥亲的头发乱糟糟的,云舒又拎着去了卫生间,为她扎头发,“今晚一定会见你爸的商业朋友,得给你爸张脸知道么。”

“妈妈,啥是张脸?”

“嗯……就是做个乖巧懂事听话干净的小孩子。”

“那我懂了,放心吧妈妈。”

出门时,酒儿和遇湦也跟着走了。

家中只剩下兄弟俩外加一只大猛狮。

云星慕问:“大哥,上次带着毛毛体检我没去,医生咋说的?”

谢长溯说:“医生说毛毛身体健康,没一点病。”

“那我就放心了。”

云星慕又和大哥说起晚上她妈办的事儿了,“咱妈去咱爸的书房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她说她去借书看了,没有问我零食去哪儿了,你说奇怪不奇怪?我总觉得我好想能想起妈为啥这样做,但是卡着一点弄不明白。”

“你还小,咱妈的心眼多着呢。她如果问你和溺儿零食去哪儿了,那摆明了是上去偷偷找吃的了,而且还会暴露这个零食是她最新的藏匿地点。如果不问,那就表明那零食早了,她都忘记了那个地方。如果云小舒在咱爸面前撒娇,说道:那是我怀长溯前藏得,不是现在藏得。咱爸拿他也没辙,都十几年的事儿了,他能咋办。所以说,咱妈心底清着呢。”

云星慕点头,“对,这样一想确实如此。零食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她一定知道那是咱爸没收了。可万一咱爸用零食和咱妈对峙怎么办?毕竟零食的生产日期不能造假。”

谢长溯说:“咱妈对付咱爸的招多的是,她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那是那个厂家骗人的,她还会委屈的说自己十几年前上当受骗了,还会说要去找厂家算账,但是十几年前了,她也可以说人家厂家破产了。咱爸也不傻,夫妻十几年他一定了解咱妈的为人,所以昨晚上没收的粮食,大家都当做没发生。”

“咱爸不是没以前管的严了么?”

“你不懂,这叫乐趣,咱妈藏,咱爸找,这是人家夫妻俩的乐趣,咱仨就是乐趣的产物。”

云星慕:“……”

大哥貌似懂得有点多啊。

云舒不知道儿子还这么能说,她开车直接到溯洄酒楼,车子刚停下就看到了门口在说话的几人,谢闵行和他人握手,“小舒来了。”

溺儿也看到了父亲,她将窗户打开,“爸爸,爸爸~”

云舒将车停在酒楼门口,她推开车门下去,溺儿也跟着下去。

她跑的比孩子的妈快,一下子抱着谢闵行的腿。

他顺势将女儿抱在怀中对她介绍,“这位是你许叔叔,这位是老王伯……”

溺儿都礼貌的喊叔叔伯伯她问好。

谢闵行捏捏女儿脸上的肉,“还没睡觉?”

“嘻嘻,爸爸不回家我没安感。”

听到孩子的话,旁边的几位大人都在笑,他们的身上都带着酒气,都是喝了些酒。

云舒过去和几人握手,她和谢闵行在一处时称呼永远是谢太太,独自时,又变成了小云总。

她问沈方俞;“艾拉呢?”

“五分钟就到。”

溺儿趴在谢闵行的耳边和他说悄悄话,小嘴巴一噘一噘的,嘴巴碰到谢闵行的耳朵脸颊,让旁人看起来很像是在亲吻他。

谢闵行听着女儿说的悄悄话,说完后,他问女儿:“真的么?”

“真哒爸爸,你回家要教育小舒妈妈。”

“好,爸爸教育她。”

云舒问:“又在说妈妈什么坏话?”

溺儿对父亲食指比在嘴上,“嘘,不许和妈妈说。”

云舒:“你敢声音大点么?”

“这有啥不敢的?”说完,溺儿大声的喊:“妈妈。”

接着说:“我不是大声说话了么。”

云舒:“原谅妈和你的代沟差的太多。”

一家三口离开溯洄酒楼,云舒开车回去,谢闵行在后座程抱着女儿。

小溺儿坐在车上就仰脸这么父亲,“爸爸。”

“哎。”

“爸爸。”

“喊爸干什么?”

“嘻嘻”溺儿说:“我想喊爸爸。”

谢闵行将女儿朝怀中搂紧了些。

云舒看了眼后车座,她也笑了。

到家后,云舒说:“雨滴今天回来,明天我们一块儿去老宅吃饭见见孩子们,刚好江季和西子也回来了,明天去老宅吃顿饭。”

谢闵行:“明天把小的带去谢氏还是江左?”

“丢给长溯吧,咱俩清闲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