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陈扬知道要击杀加布里只怕不可能,但能将他打的失去战斗力也是可以接受的。这几乎是眼下的唯一脱身之道了。

当下不及细想,雷霆之间,再次出手。

身形与黑洞晶石融合,化作一道黑色剑光快速向加布里斩杀过去。

加布里面对陈扬这个对手,丝毫不敢小觑,甚至心中还有一丝隐隐的恐惧。

所以这一刻,他是如临大敌,全力以赴。

心中也知道陈扬这一剑的厉害,迅速施展将天印。将天印在他手中也快速旋转,形成一道尖锐的飓风轰杀向陈扬的黑洞剑光。

陈扬的剑光是虚,快速化作一道大手印摄拿过去。在快要摄拿住将天印时,突然化作黑洞漩涡,大吞噬术还有玄黄神谷种子迅速施展出来。

加布里立刻就感觉到自己和将天印的力量迅速被对方吞噬,分解!

他顿时失色,便要抽出将天印。陈扬岂肯给加布里这个机会,人在黑洞漩涡中,迅速施展大手印,如八爪鱼一样缠绕住将天印。他一边吸收将天印的力量,一边用巨力抓住将天印。

这样一来,加布里若是不放弃将天印,就会一直被陈扬吸收其力量。

加布里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无赖打法,后背顿时冷汗冒出。但他到底也不是初出茅庐小子,而是纵横江湖数千载的老狐狸。身形一闪,居然也就跟着钻入到了黑洞漩涡里面。

陈扬迅速以空间迷障阻拦加布里。

高颜值清纯美女微光粉饰唯美动人写真

奈何,加布里研究了黑洞晶石多时,此时黑洞晶石的诸多空间相都拦阻不了他。他直接就来到了陈扬的面前,并且快速运转神力。

陈扬就感觉到将天印中力量暴增,自己的大手印怎也摄拿不住。

电光石火的瞬间,加布里已经抓回了将天印。

陈扬闪电之中,凝聚造化剑诀!

百道剑光齐齐将加布里笼罩,加布里双眼泛出寒光,无穷的罡气在他周身闪烁。剑光怎也斩不进去……

同时,他突然凝聚将天印,将天印忽然化作将天神锥,神锥极其尖锐,闪电朝陈扬的头颅斩杀而来。

陈扬站在原地,一手操控造化剑诀攻击加布里。

同时,黑洞晶石收缩,居然在他眉心处形成了黑洞漩涡。

大吞噬术开始吸收将天神锥的力量。

加布里爆喝一声:“让吸个够!”猛然之间,朝前一推。

轰隆!

将天神锥忽然加速,瞬间突破了陈扬的漩涡,竟然朝他的眉心射杀而来。

陈扬倒也不意外,因为将天印的形态改变后,其力量和奥义也变得尖锐。

毕竟,大吞噬术等等也不是万能的。

吞噬对方的力量,最怕的就是对方的力量太猛太快,从而无法有效吞噬。

那将天神锥眼看就要斩中陈扬,陈扬立刻收功,闪电后退。

黑洞晶石与陈扬之间的契合度是任何法器都不能代替的。陈扬心念一动,法力随着黑洞晶石展开。黑洞晶石闪电化作万。里之长的黑龙,黑洞迅速缠绕向将天神锥,重重叠叠的缠绕……

将天神锥迅速将黑龙的重重壁障与缠绕震碎。

但,它自身的锐气和力量却也在不停的消耗。

加布里狂运神力,一鼓作气。

将天神锥便是越发勇猛。

陈扬眼神一凝,猛然施展出……一剑东来。他本身的功力就在加布里之上,眼下消耗了加布里的功力,又吸收了加布里的功力。

跟着又连续吞服纯阳丹药。

这一剑东来的施展,毫不留情,全力而出!

一剑过后,陈扬的力量就会削弱很多。虽不至于像以前那样虚弱,但是其虚弱程度,绝对是连雷鬼都打不过的。

陈扬打的就是一个时间差。

他觉得天尊在,但天尊是在锁定自己,却与自己有一定的距离。

不然的话,自己很容易就会识破他们的诡计。

对方的整个计划,陈扬已经猜出了一二。

首先,这次陈扬的突破是绝对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

事情发生后,加布里应该迅速和天尊沟通了。

天尊并没有来无忧教,而是在无忧教的附近。这是基于天尊的小心和谨慎。因为人心隔肚皮,这天尊本身就是个多疑的性格。这么多年一直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便可看出一二来了。

陈扬猜测,天尊在知道自己突破后,便出了方案。那就是要加布里等人不惜一切让自己元气大伤,之后,就让自己潜逃……他在路上堵截,保证万无一失。

本来嘛,天尊若是肯跑到无忧教合力击杀自己,自己是死路一条。

但这么掉面子的事情,天尊断然不会做的。

天尊第一次出手,一个手下都不带,那就是因为他要面子。

再则,天尊也怕中计。万一是自己和无忧教合作想要抓他呢?

但不管如何,陈扬此番全力发出一剑东来还是冒了巨大的风险。

这等于是在梭哈,豪赌。

一旦输了,就会真正的万劫不复!

奈何,情势如此,不拼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且说此时,一剑东来发出!

这一剑东来蕴含了无穷神力,无穷奥义,内里拥有超越现在,过去,未来,超越一切的神力!

轰隆!

几乎是一刹那,那将天神锥就被一剑东来斩中,接而粉碎。

加布里心中升腾出滔天危机,便也知道眼下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他本意是来让陈扬耗损元气的,万没想到对方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拼命了。

本以为还要相互试探几招的。

一剑东来的剑光闪电斩杀而来,大有穿梭万古虚空,斩碎星辰宇宙的气势。

加布里必须拼命了,爆吼一声,双眼血红。

同时,口中喷吐出一面赤金色的旗帜!

此旗帜叫做炼血崩云旗!

乃是加布里从不外露的法宝,这么多年,从未有人将他这面旗帜给逼出来。但如今,一交手就被陈扬给逼了出来。

炼血崩云旗就是要炼主人的心头精血。

一经使用,威力无边。

但主人的法力和境界也会出现不可逆转的损耗。

加布里祭出炼血崩云旗后,顾不得其他,迅速将心头精血喷吐于旗帜身上。

这枚小小的旗帜染上鲜血后,立刻燃烧起来。

旗帜迅速变大,变长,并且燃烧起漫天火焰来。火焰乃是血色,犹如人的鲜血一样,妖异鬼魅。

虚空万。里,全被这种妖异鬼魅的血色笼罩。

火焰疯狂摇曳,并且发出怪异的叫声,如人间炼狱。

炼血崩云旗迅速缠绕过去,重重叠叠包裹向一剑东来的剑光。

剑光见山破山,见神杀神。

炼血崩云旗迅速崩坏……

与此同时,陈扬也感觉到了那炼血崩云旗中的火焰不仅可以焚化世间万物,还有一种奇特鬼魅的邪体污秽,可以污秽自己剑光中的奥义和法则。

炼血火焰疯狂朝剑光里面钻入,意图焚毁剑光的力量和奥义。

不过,陈扬这一剑终究是太强了。

即便炼血崩云旗厉害如斯,却依然是难以压制一剑东来。

轰!

终于,剑光彻底将炼血崩云旗全部斩碎。

加布里脸色煞白,猛地喷吐鲜血出来。他一直在拼尽全力支持炼血崩云旗,当炼血崩云旗被毁的时候,他的力量也几乎耗尽。同时也受了很重的内伤。

实际上,将天神锥被毁的时候,他就已经身受重伤了。

加布里趁着炼血崩云旗被毁的空当,迅速转身逃离。

那一剑东来的剑光在后方继续追杀加布里……

加布里亡命逃奔……他感到那剑光正在开始变弱,但自己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剑光。无奈之下,再次回身,拿出一口宝剑,奋力斩杀过去。

轰!

终于,他将那一剑东来的剑光斩成粉碎。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宝剑也跟着碎裂,他的五脏六腑被陈扬的剑光震得几乎快要撕裂开来……

于是,又再喷吐一口鲜血。

加布里唯恐陈扬追上来将他彻底杀死,也不管伤势如何,拼着最后的残余之力,闪电逃了出去。

陈扬也没想过去追加布里,他将那一剑东来斩出后,虽然没有受伤。但是法力的损耗太过严重了,眼下又没有穹极丹,只能依靠纯阳丹来补充元气。

时间极其宝贵,怎能用在去追加布里的身上呢?

陈扬原地盘膝而坐,大量的纯阳丹如瀑布飞流直下,快速的朝他体内倾泄进去。

纯阳丹药进入身体后,快速化作无穷元气。

同时,陈扬的身体还在吸收周遭的天地元气,宙力等等。

那玄黄神谷种子之前吸收的一些力量化作的圣果,也被他快速吸收。

大约十分钟的时间过后,陈扬的力量终于恢复到了七成。

他长松了一口气。

终于算是过了第一关。

这个时间差,他终究是赌对了,也成功的抓住了。

不过,也消耗了大量的纯阳丹。

这纯阳丹给永恒星域的高手服用,他们会水土不服,无法运用。陈扬却是如饮甘怡。

这十分钟的时间,消耗了大约一千亿纯阳丹。

修为高了之后,对于丹药的需求,那也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

接下来,陈扬快速逃离,逃离的同时,继续吸收天地元气与宙力,丹药也在继续服食。

这种丹药补充元气,短时间使用没有问题。但不能一直依靠丹药……就如人干了一天的活,很累,很疲惫。外界给他打营养素,并且给他打提神的药物等等。这可以让他短时间里继续干活,亢奋等等。时间久了,一直依靠药物终究是要出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