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芷沅,那不是苏寒吗?”

距离南宫家不远处,一座名为凤都楼的酒楼上,恰好有一群青年男女居高临下,看到了苏寒。

在座的这些青年男女,每一个身份都非常不俗,不是王公贵族之子,就是朝廷大员之女!

苏芷沅听到苏寒两个字,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她立即站起身,走到窗口望去。

“的确是他。”

苏芷沅咬着牙,道。

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日在皇族武库,苏寒是如何亲手打断了她的膝盖。

如今她伤势虽然恢复,可却留下了一些隐伤!

“苏姑娘,他就是那个行事粗鲁,动不动就杀人的大皇子苏寒?”

一名白衣少年郎走到苏芷沅旁边,看着苏寒,微微笑道。

“许公子,就是他。”

有人替苏芷沅答道。

清新文艺范儿短发秋日唯美写真

这些勋贵子弟,望着白衣少年郎的眼神,均带着一丝拘谨。

有几个姑娘甚至悄悄看了他好多眼,眼底深处闪烁着一丝情意。

“看起来平平无奇,听说前段时间,还杀了大周姜家子弟姜空?这样的存在,放在们苏国,的确也算的上一号人物。”

许世元轻声笑道。

“可要是比起许公子,他苏寒算什么东西!在许公子面前,苏寒连提鞋都不配!”

有人拍马屁道。

众人闻言,纷纷附和。

“诸位太抬举小弟了,小弟初出江湖,很多事都不懂。”许世元谦虚的笑道:“不过先前我路过大周王朝的时候,与姜空交过手,他四品至尊火种堪比五品火种,又是胎息境八重,这苏寒能够杀了他,又能杀了浩然门门主,其修

为想来在胎息境八重左右。”

“许公子,与姜空交过手?”

苏芷沅有些惊讶。

“不错。”

许世元笑着点点头:“他足足接了我三招才败,也算是有些手段,本以为日后还有机会与其切磋,没想到却死在了苏国。”

姜空这种存在,只接了他三招?

众人望着许世元的眼神越发拘谨了,包括苏芷沅在内,今日在场的这些勋贵子弟,都只是肉身境武者罢了。

而许世元,却是堪比南宫越那等强者的胎息十重!

吱嘎。

大门突然打开,只见苏阴带着林薰儿、南宫恨等人走进包厢,苏阴一见到许世元,立即上前两步,拱手道:“苏阴见过许公子。”

“太子无须多礼。”

许世元淡笑道:“这次我经过苏国,能有幸结识诸位同辈翘楚,实乃世元的福气。”

“许公子实在客气了,谁不知晓,青龙学宫乃青州七大顶尖势力之一,许公子身为青龙学宫的弟子,能与我等结交,乃是我等的福气与荣幸!”

苏阴极为客气的道。

众人连声附和。

“在下只是学宫内的普通弟子罢了。”

许世元谦虚的笑道。

“青龙学宫实在是强大,像许公子这样的天骄,竟只是普通弟子?”

苏阴奉承道:“即便是大周,我看也找不出能与许公子媲美之辈。”

对方点燃了六品火种,又能在十六岁的年纪臻至胎息十重,苏阴这句奉承,倒是颇为真实。

“太子哥哥,是苏寒!”

林薰儿见苏芷沅时不时朝窗外瞄去,便上前两步看了一眼,结果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

苏寒杀了她父亲,杀了她哥哥,如今林光远这一脉,除了她之外,就只剩下一些旁支。

两人之间,已经是生死仇敌,林薰儿做梦都能梦到自己亲手杀死苏寒,为她父亲和哥哥报仇!

苏阴闻言,缓步走到窗口,朝下方看了一眼,随后沉声道:“我刚刚收到消息,苏寒血洗了灵药行,不仅杀死了我们京城四大丹师之一的陈儒贺,还杀死了顺亲王!”

“苏寒真的是疯了!”

苏芷沅忍不住摇摇头。

“对啊,连顺亲王都敢杀!这可是皇亲国戚,照这样下去,哪一天他要杀我们,是不是也随手就杀了?不知道皇上为何如此纵容他!”

“唉……我们迟早也会落入苏寒之手。”

有人抱怨,有人不满,也有人叹气,态度有些悲观。

“不如由我出手,为诸位除去此后患?”

许世元突然开口笑道。

众人微微一怔,紧接着脸上顿时露出古怪之色,下意识的朝苏阴那边望去。

苏阴也很惊讶,没想到许世元会主动提出帮忙。

他马上反应过来,连忙朝许世元拱手道:“多谢许公子!若是许公子能够出手,再好不过,只是……”

“只是什么?”

许世元淡笑道。

“苏寒前段时间,斩杀了浩然门门主,那也是一尊胎息十重……”

苏阴低声道。

“原来太子在担忧这个?浩然门门主,不过是点燃了五品火种罢了,便是胎息十重也没什么。

苏寒能够杀他,应该是在胎息八重左右,而我的火种,与他同为六品,但修为,却高过他整整两重。

加上我这些年在青龙学宫学到的中乘四品武技,只是废去此子的火种,不算什么难事。”

许世元笑着摇摇头。

苏阴听到这里,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听许公子这么一说,倒是在下多虑了。

若许公子能为我苏国除去此害,日后但凡许公子有何吩咐,我苏国必定赴烫蹈火在所不辞!”

就在苏阴等人商量废掉苏寒的时候,苏寒已经来到了南宫家的大门口,朱红色的大门紧闭,两边各自端坐着两尊高达丈许的石兽,气派无比!

“太子,许公子,苏寒好像要去我南宫家!”

南宫恨突然开口。

众人闻言,尽皆来到露台之外,遥遥朝苏寒所在方向望去。

“看看他到底打算做什么。”

苏阴沉声道。

话音刚落,南宫恨立即爆了一句粗口:“他奶奶的,他要砸我南宫家!”

只见南宫家门前的石兽已经被苏寒高高抬起,朝那朱红色大门径直丢去。

轰的一声,大门瞬间破碎,门后甚至还传来了一两声惨叫。

显然刚刚有人躲在门后,不小心被石兽给砸到了!

“大皇子,好大的胆!”

一道冷喝响起,只见南宫越带着一群武者从府邸内走出,冷冷注视着苏寒。

与此同时,一队队擒虎狱的捕快,也在刹那间从四面八方涌出,瞬间包围住了苏寒,人数竟多达数百人!在这之中,有一名老者最为醒目,其脸色阴沉,看不出喜怒,正是当朝刑部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