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他出门还没回来,等回来了自己就会去医院看三千。而且,爸医院的医生都是最厉害的,别担心。”

车子到了学校门口,谢闵慎叮嘱,“下去吧,在学校别让我和你妈担心你们俩。”

两个女儿推开车门下去。

雨滴和酒儿站在他车旁,拍拍副驾驶的窗户。

谢闵慎摁下,“还有事么?”

“爸,我们想下午放学还去医院看弟弟,你和我轻轻妈妈说一声,让她做个心理准备。”

谢闵慎:“你们今天回家,明天再去看。”

雨滴拒绝父亲的提议,“星慕溺儿她们也会去看的,我们看完弟弟晚上跟着我大伯们回家。”

谢闵慎想了想点头,“好。”

谢闵慎目送女儿们进入学校,他开车回医院。

谭倾城也在学校下车。

她看到了同桌的两个姐姐。

调皮妹妹玲珑曲线身材青春活力照

“倾城,早上好。”酒儿喊。

谭倾城受宠若惊,但是人家都喊她了,她也有所回应,“学姐好。”

“学姐太见外了,你和星慕阿晨一样叫我酒儿姐姐,叫大姐雨滴姐姐吧。”

谭倾城点头,“酒儿姐姐雨滴姐姐。”

“嗯!一块儿去教室吧,星慕应该也到了。”

谭倾城和姐妹俩走一道,起初她还很不自在,但是那姐妹俩倒是很自在,反倒显得她有些局促了。雨滴温柔的拍拍她肩膀,“你的教室到咯。”

谭倾城站住脚步,她问两人:“雨滴姐,三千怎么样了?”

教室中,沈曦晨最先看到了门口,他身子侧着脑袋却还看着教室门口,“星慕星慕,你看倾城在和谁说话。”

云星慕抬头,看到的就是三人的交流。

他迅速起身走出教室。“大姐,二姐。”

酒儿:“你跑这么快干嘛?”

“你们三个有什么话说的?”云星慕。

酒儿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不知道么。”

“你们三人是未成年。”

酒儿对弟弟翻了个白眼,“走吧走吧,给你同桌拉回去吧,看把你担心的。我和咱姐上楼了。”

云星慕目视两人消失,他拉着谭倾城的手腕进教室,“你和她们俩怎么认识的?”

“啊?就是,早上我爸来送我的时候……”

谭倾城将刚才的相见说了出来,云星慕又问;“你们仨刚认识有什么话可说的。”

“我问了三千的事情,雨滴姐和酒儿姐对我说三千的伤不严重,在住院,还感谢我一直记得三千的伤。然后你就出来了,怎么了星慕?”

坐在位置上,沈曦晨也听的差不多了。

他不学习开始扭头和后座俩人唠嗑,“倾城你就是蠢萌蠢萌的,那俩姐插上尾巴比猴子都精,星慕怕她们忽悠你。”

“不会啊,酒儿姐和雨滴姐人很好,她们说也很喜欢我。”

“你看你看,你被忽悠了吧。”沈曦晨对云星慕打包票的说:“俩姐的话一定是一语双关你信不信?”

云星慕:“学习吧。”

他也糟心俩姐的热乎劲儿。

谭倾城还不懂发生了什么,喜欢她怎么就一语双关了,溺儿也很喜欢她啊。

沈曦晨偷偷摸摸的问云星慕,“咱姐的话是不是弟媳妇的那种喜欢?”

“扭过去,别说话。”

沈曦晨迷人的笑了,他说:“绝对是!”

云星慕对同桌说:“倾城,以后有事问我别和她俩玩儿。”

“哦,为什么?”

沈曦晨又扭过去了,“他怕你傻。”

谢闵慎到了医院,推开门就看到了杨家,陈家和秦家。

几个好兄弟都来了。

谢闵慎还说:“三千没多大的事儿你们都来了,阵仗这么大。”大到陈季夜都跑来了。

他平时可是最躲自己家的。

陈季夜坐在沙发上,看到谢闵慎进门他从沙发上起身,“三伯,酒儿送到学校了。”

谢闵慎点头,“季夜也来了。”

陈季夜问:“三千怎么样?”

“不严重,别担心。”

他去到床边儿发现儿子还在睡觉。

一会儿护士进门,准备给谢遇湦扎针。

麦穗过去握着侄子的小手,“轻轻,孩子一天输多少瓶?”

林轻轻说:“每天都不一样,看医生的医嘱,昨天输了五瓶。”

护士去了,直接在谢遇湦的留置针处消毒扎针输液。

杨悦在屋内穿着淡蓝色的衬衣站在秦笑笑的身后,两人的手边还牵着小四。

小四年纪小,时常跟着父母。

秦笑笑有时候也会带着小四去学校,将孩子放在学校的办公室玩儿。

不一会儿许是感受到手上有东西,谢遇湦醒了。

他醒来就开始哭着要林轻轻抱。

孩子又在黏母亲。

林轻轻抱着他,李藏言去打开还温热的早餐问:"现在孩子能吃么?"

林轻轻说:“一会儿我来喂吧。”

陈季夜看到谢遇湦脑袋上的大血块时心也惊了一下,他以为孩子的小打小闹不会多严重,怪不得昨天酒儿哭着给自己打电话,问她借人,他还不当回事让回去了,昨天挂了电话,她估计在骂自己吧。

谢遇湦哭过后看到手上的吊瓶,他指着说:“爸爸我不想输液。”

谢闵慎:“爸今天给你少开点药,输完就可以玩儿了。”

沙发上坐着几个兄弟,谢闵慎过去和他们谈话,“青耒,你们三人都出来了绝色一个人在家么?”

“出来的时候没让她知道知道了一定会跟着来。”

“二哥说的?”

杨悦的怀中还抱着他家的小四,他对谢闵慎说:“我也是昨天听苞米回家说的,我给大哥打电话问出来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谢闵慎对兄弟几人解释昨日发生的事情。

林轻轻在屋里李藏言等人解释。

秦笑笑:“轻轻,孩子到底磕在哪儿了?”

林轻轻说:“溺儿昨天回来说遇湦磕到了桌子上,那个小孩儿很胖力气大,结果一下子撞在上边。”

谢遇湦哭过了,她说:“娘娘我头撞在了角角上边。”

孩子们对麦穗也不叫阿姨了,从麦穗和杨悦结婚后孩子们都改口叫了娘娘,和杨悦还叫二伯。

谢家的娃娃们都随着姐姐们一块儿叫,改不了口。

麦穗问:“三千,你和我说说当时撞到头后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