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秦老爷子因为保姆的擅自做主报信的事情搞得他很理亏,不能让秦风雅发现保姆向他透露消息,只好用自己的曾孙找借口,“千秋这几天变了个大模样,当孩子小爷的,不来看看?麦穗也喜欢孩子,隔壁的绝色张开了,小姑娘也十分可爱,和小时候的麦穗一样可爱,让她也来看看。”

“嗯,如此的话,吃过饭我带着麦穗过去一趟。”

秦风雅答应了,挂电话前,秦老爷子还叮嘱:“快点过来啊。”

秦小五问爷爷,“让我小叔和麦穗过来是咋,一个孩子还不够我们抱的麦穗来了她爱抢孩子,我四哥都不喜欢她去。”

秦老爷子自作聪明的说:“所以我刚才特意提到绝色了,让麦穗过来抱绝色,胤儿我们抱。”

下午一点时,叔侄俩坐车沉默的去医院看望孩子们。

到的时候发现杨悦竟然也在。

叔侄俩相视,都扭过头,不搭理对方。

到了屋子,秦老先生一直偷看两人的头。

没看到血迹这才放心,杨悦总跟在秦笑笑的后方看她的脑袋,她的右侧太阳穴后方红红的,不知道是不是那里的缘故,他故意对秦老爷子提醒,看似是问秦笑笑:“麦穗,太阳穴后边的头为什么那么红?”

少女怒瞪说话的男人:就属眼尖!这点红都能看到。

“啊,是么,快让大爷爷看看。”秦老爷子看不出什么却认同的点头,“这里这么红,是被谁打了么?”

清纯美女着旗袍灯光下写真

秦老爷子的眼神看向秦风雅,杨悦也看向他。

秦风雅也癔症,他侄女头皮红管我什么事难不成以为我打的?我舍得么。

秦老爷子叫来医生,现场为秦笑笑检查头皮。

她难以拒绝,只好被医生板着头发检查。“秦老先生,杨总,秦小姐的头皮无碍,估计是拽头发导致的。”

秦老先生看着一旁的侄子,“谁敢拽我孙女头发。”

秦风雅反问:“是啊,谁敢啊。”

“大爷爷是我自己拽的,我早上模拟考试的时候遇到了许多题不会,在思考时候,拽头发。”

秦老爷子挺害怕他侄子打他孙女,“秦风雅没打?”

“没有,他人不咋地,但没胆子打我。”

得知是她自己的缘故,秦老爷子暂时放心。“那就好,遇到委屈和大爷爷说。”

杨悦也放心,为了看孩子的伤势如何,他只能利用秦老爷子了。

千秋在爸爸的怀中侧着脸睡,不会儿小婴儿就被她抢走,“来让姑姑玩玩,咿呀呀,胤儿,咋也这么香呢,跟姑回家吧。”

秦小五看着爷爷,“这就是说的麦穗会抱绝色?”

秦老爷子没料到事情会这样,他脸羞红,“这只能说我们胤儿好看,麦穗更喜欢胤儿。”

等隔壁病房,婴儿睡醒,这个病房秦千秋睡下,她立马换了个阵地。

杨悦和秦风雅在走廊外交谈,关于秦笑笑的归属感问题。

杨悦有预感,麦穗再不回与墅,她就会彻底忘了那里,永远都回不去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一股恐慌。

那个被争夺的少女越来越开心了,她每天学习充实自己,偶尔来医院玩玩儿别人家的孩子,抱着亲完一个下一个。

陈四看到她来,抱绝色抱的紧紧的,可还是被少女一把给抢走。

她上手揉着陈绝色的脸蛋,“诶呀呀,我好喜欢哦,绝色咋这么讨喜呢。”

杨悦进屋就看到少女在屋子里抱着孩子转悠,陈四在旁嫉妒。

“二哥,不开玩笑,不调侃。说真的,要不把麦穗娶了吧,们赶紧要个孩子好不好,我求求了。”

这次杨悦没有反驳,是少女开口:“陈四再多说一句,我今晚不走了。”

“别,我求走吧,把绝色还给我。”

杨悦坐在沙发上,心里错综复杂。

后来是林轻轻家的女儿让陈绝色重回老爹的怀抱。

酒儿找了三间屋子,都没有小哥哥,她“勉为其难”的选择了二伯的怀抱。

坐在杨悦的腿上,和人家“聊天”,小酒儿对着二伯说:“妈妈打我,爸爸打我,他们都打我,打的我都哭了。”

林轻轻不忍直视,“又来给二伯告状?”

“昂,二伯,爸爸妈妈都打我。舅舅不打,姐姐也不打,打我了~”

藏言问林轻轻:“酒儿这是什么意思?”

林轻轻说:“她再想们告状说,我和闵慎谁都不打,就打她了。”

李藏言问:“们真打了?”

“们问问她为什么打她。”

轮到小酒儿说为什么打的时候了,她却用小奶牙咬着下唇就不开口。

杨悦拨顺侄女的头发,问她:“轻轻和闵慎为什么打,说出来二伯打闵慎。”

“好~二伯,我给花花喂饭饭,妈妈打我。我打妈妈,爸爸打我。”

林轻轻说:“她挑食嘛,给她准备的蔬菜她不吃,偷偷的去倒在我家门口的泥土里,还找借口说:花不吃饭长不大,被我吆喝了两句,将生气把碗摔了,我就轻轻教训她了一下,结果这孩子还有理的打我,恰好闵慎回家,他说这孩子不管就要上房揭瓦了,于是让她躺在腿上,打她脸儿。”

杨悦摸摸孩子的脸蛋,“有话好好说,孩子都会有一段的挑食时间,麦穗初中的时候还挑食,犯不着揍孩子,还是打脸。”

“切。”秦笑笑抱着雨滴在一边翻白眼,打她的那一巴掌她还记着呢,劝告别人不打脸,他呢?

杨悦从冷静后无时无刻不在后悔那一掌。

林轻轻感觉到杨悦和秦笑笑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她将小女儿从杨悦的怀中抽出来单手抱着她,“我们去楼上找闵慎?”

“那妈妈我爸爸打我不?”

林轻轻:“不做错事闵慎就不打。”

小酒儿搂着妈妈的脖子,雨滴从秦笑笑的腿上下去,她乖巧的牵着妈妈手上去找爸爸。

屋子里没人时,陈四才说起:“说我家绝色以后大了会不会和酒儿一样?”

李藏言说:“应该不会,闵慎比较偏心,就一个女儿不会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