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你不要满嘴胡言,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白天启跟我们门主黎依,恩爱有加,岂会杀害门主,休要胡言,受死吧你们,姐妹们,布阵!”吴双双根本听不进去怒声吼叫起来。

这番一吼叫,红尘门弟子们的行动更加的迅速。

只见得此时此刻,这些女弟子们各个手里拿着一条红色的绸缎。

布好阵型,在地上来回走动,手里的绸缎,翩翩的舞动着。

动作很是悠扬撩人。

而很快,就传来了奇怪的曲调。听音色应该是古筝的声音。

曲调悠扬,还挺动听。

女弟子们,则快速把我们团团的围聚起来,动作更加优美的舞动着手中的绸缎。

红尘门的女弟子们,各个姿色都不错,都是些美人坯子。

要不然也不可能诱惑得了凡界的那些男人,用来施法她们的红尘秘术。

可我刚看了几眼她们跳舞的身姿。

突然公输沁,不知道将一个什么东西,塞入到了我的左耳中:“小昭,不要看了,不要听,这红尘门,本就是邪派,布的肯定也是邪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得话,这曲调会有致幻的效果,快转过身来,姐姐把你,另外一只耳朵也给你堵上!快点!”

丸子头美女森女系长裙低头浅笑漫步花间写真图片

我不敢犹豫,赶紧把头伸过去,

公输沁又将一个奇怪的东西,塞入到了我的右耳朵里。

真是奇怪,当两只耳朵被塞入了公输沁给我的塞进的东西后。

我突然什么都听不到了。

仿佛我已经变成了聋子一样。

看来她给我塞的可不是普通的耳塞一类的东西,如果是耳塞的话,岂能这般的静音。

一点声音还都听不到了,真是神奇。

刚刚那些悠扬的古筝曲调听不到了,就连公输沁在我身边说话,我也听不到了。

我俩交流只能靠手势。

而这时候我赶紧把身后的白灵拉过来,朝公输沁挥挥手,她就明白我的意思。

赶紧也给白灵的耳朵塞上了那个东西。

而她自己也抓紧把耳朵塞好了。

听不到乐曲,只是看着红尘门的这些弟子们,翩翩起舞,我们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异样。

而此时吴双双已经拉着白天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退到了法阵的外面。

由于捂着耳朵,我们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稍稍观察这些女弟子,甚是不解这法阵有何厉害之处。

公输沁也很是不解,尽管她对法阵有些了解!

就这么观望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在那架子上绑着的毛莹莹,突然开始浑身抽搐,整个人好似很是痛苦的样子。

我惊了。这才想起来个,刚才一直都没顾上毛莹莹这茬。

把她忘在那架子上了。

我们的耳朵里面都塞上了东西,可是她却没有。

此时此刻,吴双双已经退出法阵,不呆在毛莹莹的身边了,我也什么都顾不上的,直接冲了过去。

跳到那架子上,就去解毛莹莹身上的绳索。

一边解一边急切的对她道:“莹莹,你忍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毛莹莹浑身都在抽粗,好像也在朝我吼叫,这是我的耳朵一点都听不到。

什么不顾的把她身上的绳索解开来。

就准备把她拉到公输沁的身边,让公输沁把她的耳朵也塞上。

可是谁知道我刚解开绳索,还没拉她走,她突然趁我不注意,照着我的身上,就挠了一下子。

女孩子的指甲长,倒是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这毛莹莹,挠我这一下,仿佛使我觉得自己的身上,被一把锋利的大刀给砍了一刀一样痛。

低头看自己的伤口,发现,真的如我想的一样,被她抓挠的地方,出现了几道深深的伤口,伤口深的好似都可以见到骨头了。

这毛莹莹的,指甲也太锋利了吧!

痛的我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