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渊龙向华天荒深深一揖,道:“多谢华老,在下感激不尽。”顿了顿,深深一叹,道:“命运弄人,造化弄人,在下今已经无颜再去见天尊了,还是请华老,神尊您二位允许在下离去吧。”

华天荒和叶东皇心中恼火至极,但此刻宗寒还在旁边虎视眈眈,所以他们也不好独断独裁。明明已经谈好了,若是再生变故,那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叶东皇冷着脸道:“渊龙,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当真要走?”

渊龙沉吟半晌后道:“是!”

叶东皇转向华天荒,道:“华老?”

华天荒叹息:“人各有志,算了,由他去吧!”

裁决众高手眼见此状,心中均是复杂难言。也想斥责渊龙,可又觉得,若是自己死到临头,又能超脱吗?便觉即便是修至如此大道,人生中却依然还是有无尽的无奈。

渊龙向华天荒和叶东皇鞠躬,随后又向众裁决高手言道:“诸位兄弟,朋友,在下是个罪人,日后无颜再与各位做兄弟了。盼诸位以后前程似锦,莫要走了在下的后尘!江湖路远,愿后会无期!”

一种难言的伤感气氛在空中弥漫。

渊龙挥挥手,到了陈扬的身后。陈扬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接着向华天荒这边众人抱拳,道:“诸位,以后的日子还长,咱们还要继续为敌,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说罢之后,便带领众人离去。

华天荒一行人在场中呆立片刻,随后上了飞船,迅速离去。

明媚的妹子秀美可人

陈扬将众人放置到了黑洞晶石里,黑洞晶石在虚空中快速飞行。

在那黑洞空间的一片空间之地里,故人们终于有机会来叙往日情分。

雷鬼和沧海岚面对陈扬感到了一丝惭愧。

不过陈扬并没有让他们难堪,只是微微一笑,道:“院长,老师,莫要灰心。我可以跟你们保证,我们以后还会回去的。”

雷鬼和沧海岚不禁热泪盈眶。陈扬又宽慰了侯建飞,接着与师北落,明慧等手下叙旧。

“他们怎会放人?这倒是奇怪了。”雷鬼的心腹手下勾文君说出了众人的疑惑。

陈扬一笑,道:“我跟他们斗了几场,他们发现不仅抓不住我和知夏,反而每次被我抓走一个人。所以终于感到了威胁,觉得不宜再纠缠下去。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众人闻听此言,先是一呆,还未觉察出其中奥妙。但随后一经细思,便觉恐怖。

心中均想,宗寒大人与明姑娘面对华天荒这一行绝顶高手,不禁没有被打败,反而还能每次抓人之后,身而退。他们的修为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步啊?

渊龙在旁沉默不语。

他的心情是很沉重的,天奴也在渊龙旁边意图宽慰,可男人与男人之间言语往往多余,淡淡一声叹息,便可告慰平生。

陈扬来到渊龙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对不住了,我这次抓你确实是过于意气用事了一些,却没想到对你造成了这样的伤害。让一个人离开自己大半生经营的事业,荣耀,这是很残酷的。”

渊龙苦笑,道:“罢了,罢了。也不是你的错,当初我若不是起了贪恋,想要你的祖神宝藏,也没有这后面的许多因果。总之,一切还是因我而起,成年人做事,既然做了,就得承受后果。”

陈扬道:“你能这样想,也很好。”

众高手们都是身受重伤,没一个是有完整战斗力的。而且诸人的法宝,丹药等等也被裁决高手收刮干净了。陈扬拿出丹药给众人服用,又给众人各自分配法器等等。

这些部分配完毕之后,众人开始疗伤。

不过这伤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疗好的。

所以在半天之后,众人身子稍稍好过一些后,便组在一起开了个会。

陈扬让渊龙去黑洞晶石里另外的空间里待着,这种会议机密,断不会让渊龙知晓。而且,陈扬也用不朽落叶和精神印记炼制了一枚神奇的丹丸,并藏于渊龙的脑域之中。只要渊龙有不轨动向,陈扬就会引爆这枚丹丸。

陈扬用人向来大胆,但是大胆不代表傻。他同样也有心细的地方……渊龙这人,很可能会找机会戴罪立功的。所以陈扬暂时是不可能信任他的。

留他在身边,已经是陈扬最大的仁慈了。

会议上,陈扬坐在最上首。

以前陈扬就是隐隐的首脑,如今便可算是光明正大的首领了。

如今,谁人能对他不服?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我知道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先前的事情,我也跟我大哥了解了一些。实际上,院长,老师还有我师父以及我大哥,你们都处理的很好,是没有问题的。事实上,就算是我也在死海星上,其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我们都没有想到天尊会去将那块审判晶石毁掉,从而将我们整个世界毁掉。如果我一直没走,今日我们将没有翻盘的机会。我走了,并且和知夏在虚空中得到了一番奇遇,所以有了今日的成就。”陈扬面对众人徐徐而谈,所谈之话也让雷鬼等人心中好受了很多。同时,也如春风细雨让人心中温润,并且生出了新的希望,还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安排了。

这也是谈话的艺术!

雷鬼道:“总之以后,不管是荣耀还是地狱,我们都跟着宗寒你干了。我们这帮人,也都唯你马首是瞻!”

沧海岚也附和。

到了现在,沧海岚也没有什么不服气的了。

陈扬叹息一口气,道:“老实与诸位说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找个安稳的地方,就此过些平静的生活。”

他不会暴露出自己的野心,反而要让这些人来劝他。

“大人,这肯定是不行的。”头陀渊苦笑道:“就算咱们想平静,可天尊他们肯定也视咱们为心头大患。咱们只要还活着,他们就不会安心!”

众人也都附和头陀渊的说法。

“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小寒你还是要好好的筹谋啊!咱们这一大批人都是跟着你,指望着你的。”侯建飞也说道。

陈扬对侯建飞格外尊重,道:“师父,您的意思我懂。但这样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着实是令人灰心,且觉得疲累!”

侯建飞道:“我们都知道,上次的事情令你很灰心。可是,你也是成年人了,有些压力是注定会有的。无论你怎么做,外人都会有话说的。”

蓝紫衣道:“其实这次,我们并不打算回来的。是宗寒感到混元世界坍塌,他知道混元世界一旦坍塌,大家肯定承受不住裁决所的攻击。如此这般,他才赶回来的。”

师北落道:“这次若不是义弟及时回来,咱们这批人可没一个有好日子过了。”

众人便也都附和起来,然后对陈扬和蓝紫衣表示衷心的感谢。

如此这般客套之后,大家的讨论又回到了正题上。

师北落说道:“后面的路怎么走,我觉得这不是我们要面临的第一要务。我认为第一要务是,我们这个团队,这个队伍以后由谁来带头。我义弟这人,我太了解了,重情重义。这场中,侯院长是他的师父,他是绝对尊重的。沧长老是他的老师,雷先生是他的院长……这么多德高望重的人在,他到底是听老师的,还是听师父的,还是听院长的呢?我们必须要明确谁是首领,必须要绝对服从首领的指令。不然的话,光去讲人情世故,这个班子,这个团队是不可能成功的。”

显然,师北落是明白陈扬的意图的。

陈扬的确想做首领。

可他不好自己来提……

陈扬马上说道:“院长最是德高望重,若真要选出一个首领,我认为院长最为合适。我和知夏还有大哥他们,也都愿意唯院长马首是瞻。”

雷鬼笑骂道:“你这个臭小子,到了此时此刻还要揶揄我吗?我先前就说了以后大家都唯你马首是瞻。如今除了你,谁有资格来当首领?你也放心,我和海岚绝对力支持你。以后刀山火海,只要你下令,我们绝对不皱眉头的去闯。”

沧海岚也立刻附和雷鬼的话。

侯建飞还有其余众人都附议。

到了这个时候,陈扬是绝对的众望所归了。

他站了起来,面向众人,道:“好吧,到了这个时候,我再谦虚下去,也显得太过虚情假意了。不过事先说好,我这个首领是暂时的。等到咱们大局稳定之后,我便立刻请辞。”

众人立刻也就部起身向陈扬行礼,齐声道:“属下等参见首领!”

蓝紫衣并没有加入这个行列,一直都是站在陈扬身边。

陈扬心满意足的扫视众人,接而说道:“好,好!既然大家抬举我,那么我今日站在这个位置,也必须先立一些规矩。今后无论谁是谁的心腹,但只要我下令,必须去严格执行完成。如有违令者,杀无赦!”这一声杀无赦说出来后,他清秀的面容中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威严。

众人也就都知道陈扬绝对是会动真格的。

“我等皆听从首领吩咐!”众人再次说道。

陈扬接着道:“我们是朝相同的目标去努力,有一件事我还得说明。我们其中若有人被敌方俘虏,不必舍生取义,尽量与对方配合,活着就好。若是侥幸能够回来,只要坦诚,一切皆可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