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毒枭被紧逼,“杨小姐想让我怎么证明?我说什么会相信么?”

“看说什么了。”

她手举着的枪一动不动的抵着毒枭,胳膊没有一点酸楚,眼前是小军战死的一幕,她握着枪的手发抖。

黑熊就坐在那里看着妹妹放肆。

毒枭直想快速离开这里:“是杨先生把送进的北国军中,我担心发起战争杨先生不同意。所以隐瞒,这下杨小姐信了么?”

杨染摇头,一字一句说:“放屁。”

“杨小姐我也是有底线的,别太过分我解释了不信,想让我怎么证明?”

杨染勾唇好笑:“让我说?可以。给我哥叫一声熊哥,我才相信。”

“,杨小姐别太过分。”

“一声熊哥而已,这是作为手下改叫的。别整天杨先生不先生的,听起来向合作伙伴,可不是合作伙伴,是我哥的手下。叫?还是?不叫。我的手在颤抖,感觉到了么?”

杨染想起小军,那个傻乎乎给她叫嫂子的人,就这样没了。雷达总是开她玩笑,现在他的腿也没了。

杨染内心发誓,她绝对不会放过毒枭。

甜美清纯美女唯美高清私房套图

毒枭看着杨染兄妹两个,似乎不解释清楚不罢休。双方僵持,杨染越来越没有耐心。在杨染准备扣动扳机的那一刻,他咬牙叫:“熊哥。”

杨染迅速收回手中的枪,笑不达眼中,“这就对了,手下该有个属下的样子,以后都要记得黑熊是熊哥。滚吧。”

毒枭眼睛上翻看着杨染,就像恶鬼顶上杨染一般,“杨小姐说的是。”

毒枭离开,他在内心发誓:今日的羞辱,他日我一定让奉命偿还。

办公室两兄妹,黑熊:“回来做什么?”杨染虚脱无力的靠在黑熊的办公桌上轻声说:“哥,小军没了,雷达这辈子也毁了。我没脸留在那里,是我们的人发动的战争,是我害死了他们,我在那里站着都能感觉到四方来自满满的恶意和自责。

我脑子里都是小军叫我嫂子的场景,哥,为什么一定要有战争?”我们为什么不能活在和平的北国?

黑熊不知小军和雷达是谁,但妹妹是个重感情的人,他对妹妹都歉:“这次是哥对不起,在家待着别再过去了。”

杨染摇头,“哥,能不能平静两个月?等谢闵慎他们走了?我只想他们所有人平平安安的活着回去。”

昔日,心狠手辣的染姐,今日在哥哥的办公室痛哭,祈求:“哥,我就求这一次好不好。答应我好不好?谢闵慎和他的手下谁都不能再出事了哥。”

黑熊看妹妹爱惨了谢闵慎,他说:“杨染,和谢闵慎没未来。”

杨染点头,“我知道,我放在他的国家我就是国际通缉犯,他家接受不了我这样的人。”

黑熊不解:“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哥,相比较爱而不得,我更希望他活着。能理解我的心情么?”

黑熊想起遥远小岛上的一个棺椁,他苦涩摇头,无奈道:“先在家处理一下家事,我会尽力压制战争再次发生。最近出门多带点随从,毒枭会报复的。”

“我知道,我明天再回去一趟,小军和雷达要走了,下次再见估计就是黄泉路。”

黑熊没有阻扰,叫来瑞斯,“明天陪着杨染一起去北国大本营,别发生冲突,死者为大。结束后待着她务必回来。预防好毒枭。”

“是。熊哥。”

烈日阳光,身在维和的每个军人的心底却冰凉,北国的军人在停尸房坐了一夜,出来时,他们的眼睛都红肿着。

总部的飞机到达大本营,杨染和她的手下一身黑衣站在外围远远的看着,总部的军人交接完成,上飞机,谢闵慎领着小队,看着飞机的影子大声喊,“敬礼。”声音太大,都破了音。

杨染墨镜下的视线早已被泪水浸染的模糊不清。

直到飞机不见,谢闵慎们还没放手。

杨染贪的远远望着谢闵慎的脸,对身后的随从说:“走吧。”

大本营少了两名战友,气氛压抑,有士兵报告,“队长,杀死小军的人找到了,是毒枭。”谢闵慎:“我知道。”

“队长,我想去报仇。”

谢闵慎:“是一名军人,报仇不应该从口中听到,只能听命令行事。”

“队长,我想报仇。”

“回去。”

“队长。”

“我命令回去。”

杨染回到家中,黑熊去找到她,“毒枭,蛇影,吉特,鬼胜这四个是合谋发动战争的人,吉特和鬼胜已经向我交代了事情的原委,他们已经主动去领罚,毒枭会过,我会收拾他,蛇影带人去清理干净,也算是减轻内心的负罪感。”

“哥,负罪感不会减轻。但我还是会杀了他报仇。吉特和鬼胜最好别让我直到他们的踪迹,认了错也不行。”

杨染会到自己房间,换上皮衣和风衣,腰上,手中,腿上,衣服上部都是手榴弹和手枪,子弹。

蛇影还在自己窝藏着的时候,杨染到访,“染姐来了,快请坐。染姐今日怎么来了?”

杨染取出自己的手枪对着蛇影,“来杀。”

“砰”子弹发出,正中蛇影眉心,倒地死亡。

众人都聚在一起,蛇影的心腹反应过来,质问:“染姐,杀了蛇哥,给我们的个解释,否则我们兄弟不会放过的。”

杨染此刻无心无情,眼中心中只有仇恨:“企图造反这条理由可以么?”

心腹不应,“在找借口。蛇哥不会。”

杨染懒得浪费口舌,直接又一枪,霸气宣布:“今日我就是来清理门户,蛇影利用帮中自家兄弟企图推翻我哥,自立成主,这事是真是假们自有人心知肚明,我不杀,是给一个机会,今日这两人的命就是警示,类似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其发生,从今以后,琼,将会继续掌管这里。若有不服者,杀人领赏,命算我头上。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