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言瑾这边一交手就知道不对了,虽然看着两边修为差不多,打起来也是不相上下,可是言瑾心里很清楚,整个学校除了二年九班这帮人,其余学生根本没有多少战斗经验,一上手就能直接被她制服。

可是现在对面这人跟自己打了好几分钟,却丝毫没有一点破绽,可见这人并不是真正的学生会成员。他的修为也肯定不止伪仙期境界,起码也是散仙期了。

且两人打斗了这么久,周围都还没有任何反应,只怕是这些人在这附近布置了结界。

但是之前言瑾去追逃走的那人,那点灵力波动都惊动了两边住着的祝胥和谭喻琳。

前后结合来看,定然是在对方发现同伴被自己捕获,想救出同伴而临时设置的结界了。

言瑾边打边环顾四周,对方见此情景,出手突然加重了攻势,企图将言瑾的注意力拉回战斗中。

可言瑾哪管这些,直接出手一叠金刚符堆上,开始明目张胆的寻找结界边缘。

与其交手之人心里直呼不好,下意识的动作想遮住自己布置的结界,却反而暴露了目标。

言瑾几次想要越过那人去破坏结界,都被那人拦了下来,又是几招下来,她心里开始渐渐烦躁了起来。

一股熟悉的暴戾从心头升起,就像言瑾第一次动手击败山下的散修一样,她莫名的产生出一种想要打爆对面的感觉。

揍他,狠狠揍他,揍得他鼻青脸肿,揍到他再也站不起来!

不知何时,武器已经拿了出来,言瑾抓着彩虹两步上前,猛地贴近对方。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

对面一慌,忽然大喝一声“金刚罩”,周身金光一闪,接着便站在那保持着姿势不动了。

言瑾挥着彩虹就拍了下去,触手那一刻,一股强大的阻力从彩虹传到掌心,言瑾感觉自己手骨都快震碎了,却咬着牙依旧拍了进去。

没错,是拍进去,不是拍下去。

那金刚罩像是棉花糖一样,居然还有弹力。

只是这个弹力压缩到了一定程度,也会被破的。

让对方想不到的是,破他金刚罩的人,竟然是一个伪仙期大圆满的在校学生。

他都已经是真仙期境界的人了,居然会被一个伪仙期的小姑娘给打破了他最引以为傲的护身法术?

还在诧异间,更加懵逼的事来了。

他居然感到全身一阵麻痹,不但身体无法动弹,甚至连灵力都无法调动。

跟着便是脸上的一阵剧痛,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脸颊骨碎了,好在下盘很稳,人没有飞出去。但这种时候,飞出去恐怕比站在这儿硬抗还要好些,因为硬抗的结果,就是他的脸凹下去了一半,半边牙齿都掉光了。

这一下带着言瑾慢慢的怒气,砸完后,言瑾的心智清醒了不少,再拍第二下时,明显没有这一下伤害大了。

言瑾拍完三下,收回手来,心里还吐槽了一番。

感情她这又改街机游戏了,还得攒怒气值发大招,否则就伤害不够。

言瑾的怒气值是空了,可对方的怒气值却全满了,麻痹效果一过,那人怒吼了一声,一掌带着风系灵力攻了过来。

言瑾全身的金刚符被他一掌击破,直接打中胸口。

有多少年没体会被人打飞的滋味了?

在空中的时候,言瑾自嘲的笑了一下,这久违的击飞效果,竟然是在仙界第一场与人打斗的战斗力体验到的。

看来她还得在仙界的新手村在龟缩一段时间啊。

即便她及时用灵力护住全身,对方还是打断了她两根肋骨,肺部也严重受到了内伤,这一下轮到她剧痛难忍了。

倒地之后,言瑾猛地吐了两口血,鲜血喷在草地上,空气里迅速弥漫着血腥味。

言瑾很想站起来再打,可是这种疼痛是她在下界未曾体会过的,不,应该说是她自来到这个世界后,从未体会过的。

与师父对打,再怎么打不过,师父也不曾把她打到受伤。

而在下界,她因为血脉压制,始终都是横着走。

第一次感觉到了危险,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不再是无敌的。

这种滋味真他妈难受。

她还自满的以为,自己能从这些人手中救回同伴,她凭什么?

言瑾苦笑了一下,耳边听到对方靠近的声音,她默默的伸手进兜里,捏住了一枚遮天叶。

现在她只希望遮天叶,在仙界也有用。

耳听得脚步逼近,言瑾闭上了眼睛,正准备使用遮天叶,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怒喝:“什么人!”

脚步声一顿,接着立刻逃离了言瑾身边。

言瑾睁开眼,看到齐赞跟个小太阳似的,飞在空中,正朝自己飞下来。

“丫头,没事吧?”齐赞焦急的看了她一眼,冲着空中叫了句:“追!一个都别放走!”

空中还有其他人吗?言瑾想着扭头想去看看,却只看到几个黑影迅速离去。

齐赞往言瑾口中放了枚丹药,言瑾咽下去后,感觉自己胸口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她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又被齐赞按了回去。

“别动,你骨头断了,等药效发作了,骨头接上了再起来。”

言瑾躺在地上,一开口,禁差点哭了:“校长,邢兴不见了,应该是被那些人抓了。”

齐赞叹了口气:“你放心,想在我育才偷人,他们是忘了曾经吃过的苦头了。邢兴那小子没事,早就被我救下了。我也是听邢兴说了他们的目标是你,所以才赶了过来。”

言瑾重重的松了口气,一下瘫软在地,动也不能动了。

她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可是与其同时,她又痛恨自己痛恨的不得了。

实力,一切都是实力说话,她想要站住脚跟,不能没有实力。

以前在下界她那么的清楚这个道理,来到仙界后,却因为习惯,导致了她自大自满,差点又失去一个同伴。

从今往后,她不会再松懈修炼了,就算要隐藏实力,也可以用其他方法,大可不必拖慢自己的修行速度。

“不对,还有祝胥和我妹妹!”言瑾才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他们去追另外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