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徐轩倒是趁着刚进阶收热刷了刷助攻,不知不觉,居然两双了!

12分、12助攻、2篮板。

双十二……

尼克斯这边得分最高的是甜瓜,14投中8,拿到20分、4助攻、10篮板,巧了,也是两双。

而骑士队这边最耀眼的肯定是欧文,投篮18中12,三分6中3,罚球11中10,砍下场最高的37分、2助攻、3篮板……

2助攻……

说实话,对于一个后卫,还是一个明星级别的后卫。。2个助攻着实有些少了。

这也是欧文为什么砍了37分之后心里还挺郁闷的原因。

“这家伙总能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让我难受……上一场是这样,这一场又是这样……”

明眼看着徐轩是被他打爆了的,但徐轩总能用其他莫名其妙的方式来给自己加分。

而詹姆斯是越看越喜欢,那脸,那手,那身段……

嘶!

妖娆美女开胸装秀豪乳

想想都美啊!

他今天也是拿到了两双,19分,12个助攻……巧了,也是12个助攻!

命运就是如此奇怪……

徐轩12分、12个助攻,詹姆斯19分,12个助攻……

不过令徐轩比较诧异的是,跟詹姆斯赛后拥抱的时候。 。这家伙居然在他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

“你打球很棒,我很喜欢……你”

说完还朝着徐轩眨了眨眼。

徐轩瞬间被吓了一个激灵,你……你,你他么的离我远点!!

他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

徐轩没有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比赛都输了,采访还有什么意思?

无非是问些输掉比赛缘由之类的,徐轩不想去,在更衣室里洗完澡之后就回到了家里。

半小时后推开家门,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几道热气腾腾的小菜。

林云刚好裹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看见徐轩,顿时惊喜的跑过来:“你回来了啊,我刚看完你们比赛。”

徐轩一把抱住这个跟小兔子一样可爱的姑娘。我是菜园子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狠狠的嗅了一口:“好香啊……”

“你是说我,还是说菜?”

林云俏皮的蹭了蹭徐轩的下巴。

“一样,都香……”

##

又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徐轩早早的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的给林云掖好被子,纽约的天气不说冷,但也暖和不到哪儿去,徐轩倒是穿的少,不过他要出去跑步的,年轻人火气又旺,些许的寒气在他看来反而是一个挑战。

这个点,出来的人还少,徐轩嘴里呼吸着城市一夜喧嚣后剩下的气息,一面慢慢的小跑在道路上。

一边跑徐轩一边在想着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白巧天赋进阶黄金以后,徐轩的整体评分就来到了500分。

500分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在联盟里硬说的话也就是排在中游稍稍偏下的位置。…,

但在尼克斯他的这评分不算低了!

满打满算,也就甜瓜、小斯、JR、巴尼亚尼还比他高,而巴尼亚尼还在家里躺尸,也就是说现在能打球的,就三个人比他高。

而无论是老将卡尔德隆还是香波特亦或是小蒂姆·哈达威,最多是跟他一样,刚刚迈过黄色的坎。

不过徐轩没有忘记尼克斯是一只烂队……烂的不行的那种,所以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可比性。

那么未来该如何呢?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说实话,徐轩不止一次想过自己未来会怎么样,年轻人大多会有这样那样的憧憬,徐轩也不例外。

他想过自己如果离开纽约,到了波士顿,到了克利夫兰,到了达拉斯……会怎么样?

也想过自己好像留在纽约也不错的样子?

他在这里呆的很开心。。甜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盛气凌人,队友没有想象中的不可接近……

但想到最后他不得不打断自己……因为无论自己怎么想,最后能做主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总有一个混蛋会莫名其妙的出来“胡乱规划”你的人生,偏偏你现

在还没有实力去反抗……

那感觉可真是糟透了。

徐轩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很值钱,毕竟是压过状元风头的男人,他现在的价值绝对比赛季刚开始的那时候翻了几番。

“就算要换也得换个明星回来吧?”

徐轩心里嘲讽般的想着,“呵,毕竟菲尔看起来那么会做生意……”

就在他胡乱想着的时候,忽然发现几滴雨水飘落在脸上。 。那冰凉的触感一下子就打断了他的所有思绪。

“该死的天气。”

徐轩嘟囔了一句,但不得不停下来往回跑。

他出来的时候可没想过会下雨,什么都没准备,穿的也很单薄。

刚才不觉得冷,现在雨水滴落在上面,顿时能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凉意。

徐轩打了个寒颤,跑动的速度又加快了一点。

感冒了不是一件小事,很多人感冒都会伴随着发烧,而在常规比赛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球队一般都会要求球员休息的。

徐轩可不想休息。

他要比赛!

更多的比赛!

黄金可不是他的目标,500分也不是他的终点!

他现在连自己的命运都做不了主。我是菜园子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何谈什么理想目标呢?

雨势渐大,倾泻而下,拍打在路旁的芭蕉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动静,灰蒙蒙的天空,乌云密布。

徐轩的眼角余光却忽然发现马路边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嘿,谁在那里?”

他想了想,忽然看到那道身影踉跄了一下,在瓢泼的雨幕里显得非常狼狈。

徐轩的心里突然一揪,他跑了过去。

“嘿,小家伙,你爸爸妈妈呢?”

站的近了徐轩才发现,这是一个小女孩,约莫9、10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浅色的毛衣,连一件外套都没有,单薄的身体在大雨中被风吹着来回摇摆。

徐轩擦了把脸上的雨水,这雨来的太急,他的身上早已经湿透了,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把小女孩护在了怀里,现在回去是来不及了,先得找个地方避过这阵雨势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