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又是几天过去,由王康命名的一号炉产出的第一批钢材,经过检验冷却,已经可以使用。

通体细长散出完美的金属光泽,整齐的堆积,而且在王辅臣的指导下,土模进一步改进。

使得炼制出来的钢材,整体规格也接近了统一,王康看着心中的成就感也是满满的。

它的硬度特性肯定是无法跟前世相比,但已经是满足需求使用。

这可是跨时代的制作!

“装车,运送!”王康大喊。

立即有着工人开始抬着装上马车,一切准备齐,今天就要做第一个钢筋混凝土的支撑!

几辆马车将之运送到隧道口,这里也堆满了材料,有砂,有石,水泥也已经运送过来。

要进行混泥土的拌料了。

为了能够均匀调拌,王康让人垒建了一个圆形的大池,圆池的底部,内壁都是用水泥抹平,光滑平整。

在圆池中间是一个类似于磨盘的东西,只不过由此延伸出了两个具大的叶片,这两个叶片是由铁制。

整个圆池模样像极了前世工厂的澄清水池,这个就是用来拌料的。

清纯甜美徐倩私房mm图片

也是由王康设计,将磨盘套用在此,由牲畜作力,带动叶片转动,达到搅拌的功效。

当然是没有搅拌机好,但这已经是现在条件所能做到最好了。

此刻已经有工匠向里面铲放砂石,水泥,当然都是按着一定的配比。

在另一边则是有专人满满往里加水,同时有两头牛开始拉着石磨转动搅拌……

王康在此指导了几句,便又到了隧道口,隧道的开挖大概分为几部分,第一部分是火药开山,人工搬运乱石。

但火药炸开并不规整,这就需要专门的工匠开始修整,两旁,地面,顶部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隧道路中还有专门放置的轨道。

轨道是用圆木制作,王康还设计了专门的车轮,能够让轮子卡在轨道上行走,这样就能省出不少力。

再由马拉车,速度更快,用来往出搬石运料是再方便不过。

这也是经后隧道的主要交通工具,隧道在这个时代本就是新式产物,在建成后通行,赶车架马还好,若是行人,可能就会不便。

因此,王康设计了专行轨道和专行车,作为隧道的专用交通工具,大概如同现代城市的轻轨列车……

还有专门用来做支撑的队伍,当然只是先头用石头木材等做的简易支撑。

此刻,隧道口已经基本平整,已经有着工匠按照王康事先的吩咐在两旁挖坑,插入钢筋。

钢筋埋地一米,每一处用六根钢筋,两旁相对,而在顶部则也有着钢筋横向搭建。

这样组合就成了一个简单的钢结构,无论是承重,还是牢固都是完美。

按王康的设计,这种钢结构式的混凝土支撑在邃道内,每五米做一个,中间再用巨木辅助支撑。

这样的话就可以完保重隧道的安,除非不可抗力因素,基本不会坍塌。

钢结构做好,在四周则是用厚木板围上,木板外则是用石头顶上,这是为了混凝土的浇灌做准备。

这边的准备工作完成,又过了会另外一边的混凝土搅拌也已经完成。

取混凝土的时候也很方便,因为事先已经预留了开口,只要打开口子,就能让混凝土流出。

工人将小推车放置到入口处,很快将上面的箩筐装满,而后再推到钢结构处。

这里有事先架好的滚轮,将绳子栓在箩筐上,再拉另外一端,这样很轻易就将装有混凝土的的箩筐拉起。

然后便有人踩着梯子将箩筐里的混凝土倒入隔板里,这样就可完成,而剩下只需要按这个流程走就行。

“妙啊,真是妙!”

“康少爷确有大才!”

“本来我们到此是帮助你,现在看来是学的更多。”

黎正三人感叹道,今天他们也是来了这里,想看看什么是所谓的钢筋混凝土。

“里面加入钢筋再用混凝土浇灌,两者结合这样的搭配做支撑,如何能够不坚固?”

“我们之前还想过这么长的隧道该用什么支撑,没想到康少爷早就想到了这一步!”

“大长见识,无论是水泥,还是混凝土都是未曾见过,哪怕是在以木工,建造发达的鲁国也没听说。”

几人连番感叹。

“有时候我真的在想,康少爷你如此年纪怎么会懂得这么多?真是让我等汗颜啊!”

“这算什么?”

聂中行听着在一旁笑道:“整了隧道的修建,如何施工,人员分配,器具用度都是康少爷安排。”

他指着隧道里来往,在轨道上行走的马车道:“那个叫做轨道车,也是康少爷发明,速度又快,还省力!”

“还有外边的搅拌池,那也是康少爷设计,那个梯子,其下安装了轮子,还可以升降,方便实用,那也是康少爷发明……”

“太多了真是……”聂中行说着也有感叹,从最开始的吃惊,到现在他已经完麻木。

现在就是康少爷能上天,他都相信。

几人都是不说话,看着王康目光复杂,真的是不可思议。

“哈哈!”

看到这一幕,王康笑着道:“没有你们说的这么夸张,只是一些能在施工干活中有帮助的设计,”

“我这人你们也了解,能省事就觉不费力,最主要的是能加快工程进度。”

“说句实话,你这番作为是连朝廷工部都做不到的事情。”黎正看着周围,都是忙碌干活的人。

“现在投入的人力已经快两千了吧!”

“两千零二十一人!”王康说了一个数字,他对工地的每件事都了如指掌。

“这还只是施工人员,另外后勤就有三百多人!”聂中行插嘴道。

他是这个工地除王康之外的第二负责人自然也知道一些。

这个数字把黎正几人都吓了一跳,过了片刻他又道:“我们这几天也打听到,你这边给工人的费用也比常价高。”

“其实说实话,你现在是领主,能管他们饭,就算让他们白干已经很良心了。”

黎正说的确是事实,在贵族封地里,对待属民都是极度压榨,哪怕是朝廷做工,征集百姓,也是白干。

像王康这种给着酬劳,又管着吃食,真是太少见了,基本没有。

听着王康淡笑道:“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新奉县的人已经穷了太久,我要改变他们的生活,更是要给他们传递一个思想,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