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唐金的出现,顿时让左鼎麟紧张起来。

上次就被唐金警告过,现在又遇到唐金,别被监察者找麻烦吧?

尤其是眼前的这个监察者,这可是天山派的人,他们左家可不敢惹。

但是,他看到流血的右手,急忙对唐金说道:“唐公子,我来找他询问一些问题,带回我们家族的人,你看他把我打伤了!他身上还有条虫,好奇怪的,这种人应该赶紧抓起来。”

他受伤了,他现在可是有道理,先找监察者告状,占住先机。

但是,唐金懒得去看左鼎麟,而是看向龙隐询问道:“找我有事吗?”

龙隐打量了一下唐金,询问道:“你现在四重天吧?”

“没错!”

唐金点头。

龙隐拿出一颗锻骨丹,写了一张纸条,递给唐金说道:“一颗锻骨丹,能够让你锻骨的过程缩短一两年!用这颗锻骨丹为代价,请你回山路过沙洲的时候,去把沙洲左家三重天以上的人杀了。”

旁边的左鼎麟顿时冷笑道:“你以为唐公子是什么人,会听你的话?”

唐金瞟了左鼎麟一眼,淡淡地说道:“看到这样的蠢货,其实我不介意顺手帮你解决的。”

薄荷味的纯真少女让人清爽

这样的话,顿时让左鼎麟僵住了。

随后,他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

不是吧,天山派的人要出手?

搞什么?

“但是,我们天山派是名门正派,又不是杀手,不可能替你去杀人。”

唐金回答道。

“哦!”

龙隐点了点头,“名门正派当杀手是丢份了一点,比武切磋呢?”

唐金低头看了一下纸条,脸上露出了笑意,说道:“比武切磋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仅仅是比武切磋,我路过沙洲的时候,可以去找左家的人切磋一下。

武者切磋,拳脚无眼,要是被我伤到了、或者被我弄残废了,那就只能说他们活该了。

当然,听说左家还有左向阳已经进入‘地位’了,面对他我恐怕得出力。

左向阳虽然有罡气,但是,我们天山也有破罡绝学。

到时候破掉他的罡气以后,在力出手的情况下,把他重伤、甚至杀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龙隐点点头道。

唐金也点头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肯定会办好的。

到时候我们兄弟姐妹一起出手,左向阳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我们现在就安排一下,看看什么时候回去。”

说完以后,唐金转身走了。

旁边的左鼎麟,听得冷汗直冒。

他们左家是有“地位”高手,还是四等家族,那又如何?

现在龙隐请动天山派的人出手,别说他们四等家族,就算是三等家族都够呛。

何况,他们本身还是四等家族里面最弱的那种。

想到这里,左鼎麟惊慌地说道:“你们天山派不能出手,你们是名门正派,绝对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你们还是监察者我要找监察者高层去告你们”唐金无动于衷,就像是没有听到左鼎麟的话,施施然离开了。

这种配合演戏就得到一颗锻骨丹的事情,再给他十次机会,他也会配合的。

那小子还不错,教了二师姐“山倾”,现在又给了自己锻骨丹不会是想找天山派作为靠山吧?

要是真的会炼丹,他们天山派倒是很缺少这样的人,说不定可以给师叔引荐一下。

唐金揣测着龙隐的意图离开了,而左鼎麟看到唐金不愿意搭理自己,他的神色就更慌了。

要是让天山派的人出手,他们左家恐怕真的完了。

至于去找监察者告他们没见到人家就是监察者?

他急忙转头看向龙隐,怒喝道:“还不赶紧把你的要求撤回来?

我告诉你,我们左家要出事,也先干掉你。”

龙隐淡淡地笑道:“是吗?

那行,看看谁先灭亡!赶紧回去准备棺材,三重天以上的有多少,就准备多少棺材哦,对了,你也是三重天以上的,要给你自己准备一个哦!”

“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左鼎麟更慌了。

“滚!”

龙隐神色冷了下来,“回去等死吧!再不滚,我现在就让你死!”

他直接把左鼎麟轰了出去,转头对夏四月说道:“通知你爸妈过来吧!”

夏四月点了点头,通知完她的父母,然后,她才神色复杂地说道:“少爷,你不会真的让天山派出手吧?

我外公也是三重天以上”龙隐笑道:“吓唬那个蠢货的,同时也是给左家发出一个信息,让他们来找我谈。”

唐金作为天山派的人,确实不会跑去左家杀人。

但是,他都已经释放出信号了,左家要是敢不回馈,那他就会让人往左家走一趟。

而左家回馈的时候,他就会找左家要锻骨丹的代价。

左家要是敢不给三重天以上杀掉是笑话,但是,干掉左向阳,是完没有问题的。

而且,还可以和天山派拉近关系,这笔买卖同样划算。

而此时的左鼎麟,当然是被吓得禀报左向阳去了。

在他口中,天山派即将把他们左家给灭亡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不明所以的左家,顿时吓得人心惶惶起来,急忙追问事情的根由。

而另一边,夏长江和左岸玲接到女儿电话,来到了龙隐这里。

“两位请坐!”

龙隐微笑道,“早就想见两位一面,一直都没有机会,正好今天都在江心岛上,所以邀请两位过来商量一些事情。”

“公子客气了!”

夏长江急忙说道,然后拉着左岸玲坐了下来。

他们的女儿虽然跟着了龙隐,但是,只是一个侍女的身份,他们可不敢以长辈自居。

不过看到龙隐没有那么多架子,他们心中都安心了不少。

龙隐吩咐夏四月拿过一瓶“红玫瑰”,微笑着说道:“这可是你们家的名酒,我可就借花献佛了。”

夏长江感慨地说道:“公子客气了,以后想要喝到这样的酒,恐怕就不容易了。”

他顺势就把话题引导到他们夏家的问题上。

龙隐微笑着询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把夏长江找来,就是商量事情的,既然夏长江着急,那就先开始商量呗!“我们夏家的红玫瑰酒配方被人抢走,原材料必定会被抢夺,以后恐怕是酿造不出多少的红玫瑰酒来。”

夏长江有些唏嘘地说道,“而且,我们夏家现在一落千丈,每个人都在忧心于家族的生存,这样的酒,恐怕也没有心思去酿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