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老周带着学生一路往云想城的中间地带走,来到正中间,这里竟是一个极大的圆形广场,广场的正中间有一个水池,水池里摆着一个高大的雕像。

言瑾看着这个雕像有点眼熟,直到身后的邢兴轻呼了一声,她才想起在哪见过。

之前在接受空空门的传承之时,那个密闭的空间里也有一个雕像,跟这个雕像长得很像,只不过空空门的那个雕像穿着古装,这一个却是穿着现代服装。

衣服虽然不同了,却能看得出是同一个人。

言瑾脑子突然一下嗡的一响,一阵剧痛瞬间袭来。

邢兴发现旁边的令主不对劲,立马一把抓住了令主的胳膊,探头看去,令主的脸色苍白,额头大滴大滴的汗珠滑落。

他连忙叫住了还在前行的老周:“老师,我家……言瑾好像有点不舒服。”

我家言瑾?老周颇有意味的看了眼邢兴,不过也没空去调侃他了,赶紧上手给言瑾把了个脉。

谁知这一把脉,老周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很严重吗?”邢兴的心都揪起来了。他一直跟在令主身边,却一直没发现令主身体不舒服,实在该死。

老周摇了摇头,收回手道:“无妨,送去尚老先生那里就知道了。”

邢兴连忙一把抱起了言瑾,跟着老周一路疾行。很快穿过中心广场,再往北走,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屋前。

混血美女与白猫惊艳你的时光

这栋屋子明明不大,但周围百米都没有邻居,屋子甚至连篱笆都没有,就那么建在一片草地之上。

老周上前叫门,很快便有一个小孩出来,看到老周,小孩笑了起来:“周叔叔来了?”

老周忙对小孩道:“请通传一下,周儒求见尚老先生。”

小孩应了一声,也发现了后面邢兴抱着言瑾,还以为两人是来求医的,干脆侧身让他们先进屋来。

“将她放到西侧房里,我这就去喊先生。”

邢兴连忙进屋,心道本以为这个尚老先生一定是云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那么尚老先生的童子? 应该也会有点架子。

谁知这童子一点架子都没有,还这般热心肠? 邢兴这心里对前来拜访的人? 不禁多了几分好感。

等尚老先生出来,邢兴又愣了一下。

他以为被叫作老先生的? 看起来年纪至少也比老周大了。

可谁知出来的人,看起来年纪轻轻? 眉目竟还有些眼熟。

邢兴想了半天? 也没想起究竟在哪看过这人,只能先按下好奇,跟着老周上前行礼。

尚老先生看了眼邢兴,并未说什么? 只问老周:“你不是去教书了?”

老周忙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 又解释了一下路上的突发情况,最后恳请尚老先生出手救救自己的学生。

“还有一个?”尚老先生闻言,往西侧房去,进去了片刻后,又出来了? 对另外两人说:“无妨,让她在我这里休息一晚? 你们先回去吧。”

老周又问:“那之前晚辈所说的影像……”

尚老先生说:“是里头那个丫头想看吧?等她醒了,我给她看便是? 之后我会让大山送她回你那里。”

老周应了一声,恭敬的给尚老先生道别? 然后拉着邢兴就往外走。

邢兴起初不肯? 但老周的力气实在太大? 他连挣脱都没法,只能作罢。

等两人都出了屋,邢兴这才质问老周:“言瑾还没醒,为什么就走了?”

老周笑着拍了拍邢兴的肩膀:“小伙子,别这么担心,留她在尚老先生那里,她才最安。走吧,跟我回去吃鱼去,明天她就回来了。”

邢兴死不肯走,硬要在屋外等候,老周才不管他闹什么别扭,拽着邢兴的领子直接给拖回家去了。

言瑾这头躺在屋里,翻来覆去,呼吸紊乱。她又开始做梦了。

但这一回,她梦见的不是谁的回忆画面,而是无止境的深渊。

梦里,她被一个黑洞吸进去,漂浮在一片茫茫无际的黑暗里,过了会儿又出现一个黑洞,将她再次吸进去,这么往返反复。

随着一次次被吸入黑洞,言瑾的心境也渐渐有了变化。

一开始她还能够稳住心神,静静的漂浮着,任凭黑洞的吸力牵扯引拽着自己向后。

到第三个黑洞时,她开始有些害怕了。

在黑暗中待久了,是个人都会产生恐慌,她也不例外。

可是这样的黑暗,仿佛没有尽头,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在黑暗里待多久,心里越发的恐惧起来。

于是到第七个黑洞时,她开始挣扎,开始反抗。

可是黑洞的吸力实在太强,即便她用尽力气,也无法将这股吸力挣脱。

恐惧到了极点,就是愤怒。

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和黑洞,言瑾的怒火已经到达了顶点。心里憋着一股劲,即便挣脱不了这黑暗,也要跟着黑暗同归于尽!

于是她开始运作周身的灵力,部压至丹田,她的元神开始发光,越来越来亮。

终于,她的元神聚满了灵力,瞬间爆发出来。

咔嚓一声,有什么东西破了。接着她感觉到身边开始轻轻抖动,这与她之前漂浮时的感觉完不同。

漂浮时,她有种身体不属于自己的感觉,可这股抖动,虽然让她有点感觉头晕想吐,却实实在在的让她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只是元神耗尽,也令她觉得身冰冷,呼吸也逐渐慢了下来。

言瑾睁着眼瞪着还是漆黑一片的天空,嘴角一阵苦笑。

真没想到,就算是梦里,搞个元神爆炸也能有实际伤害。这种生命里流失的感觉实在太真实了,她也许真的要死了。

渐渐地,言瑾发现耳边细微的喀嚓声突然听不见了,她努力扭动脖子,观察四周,四周依旧一片黑暗。

方才元神所发出的光,还没完被黑暗吸收,她依稀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居然穿着一身古装。

可就在下一秒,言瑾眼前一黑,连自己都看不见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正以为自己死了,身边突然有了一丝暖意,接着这份暖意越来越多,直至将她身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