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苏寒率先摁了手印,叶申要摁的时候,被叶修龙轻轻拉住了手臂:

“真有把握?”

“哥,我真有把握。”

叶申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叶修龙这样,分明是不信任他。

“好,我答应家里要照顾,如果有把握的话,就随吧。”

叶修龙淡淡的点点头,松开了手臂。

叶申随后在上面按下自己的手印。

生死状已经签好,两人也就不再废话,直接上了生死擂台。

“叶师兄,弟弟有打基础,不可能会输给一个同一时间拜入宗门的学徒弟子,就放心好了。”

“对啊叶师兄,无须担心。”

身边的内门弟子对叶修龙也是十分讨好的态度,纷纷开口宽慰。

和服美女夏日祭纯美治愈如初恋

李万和等人一脸期待的看着叶申,他们知道叶申已经驯服鬼物,前几日就偷偷晋升外门弟子了。

对于这一点,他们又是嫉妒又是羡慕,但没办法,谁让对方有个内门弟子的大哥呢。

从一开始,叶申的资源就比他们雄厚的多,已经直接拥有炼鬼塔了。

虽然是最下品的炼鬼塔,可其价值,也是寻常学徒弟子难以想象的,就是外门弟子,都有半数没能拥有炼鬼塔!

擂台上,叶申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寒,随后轻轻从怀中取出炼鬼塔,托在掌心处。

“炼鬼塔?”

“一个学徒弟子怎么就有炼鬼塔了?”

“忘了?他是叶修龙师兄的弟弟,叶修龙师兄为其找一座品阶最低的炼鬼塔,并不算什么难事。”

“对哦……”

在场的外门弟子是最多的,但也只有少数拥有炼鬼塔,所以看见叶申手持炼鬼塔,他们眼中都不禁露出嫉妒之色。

“燕瘦这次死定了。”

李万和冷笑道。

李虎微微点头,在他看来苏寒的确已经死定了,那座炼鬼塔里,有一头一品四阶鬼物!

那是相当于凡道中期的鬼物了!

而在他看来,苏寒最多就只是凡道初期的样子。

“好家伙,我们当初拜入宗门多久,才有了第一座炼鬼塔?”

王霖忍不住笑道。

李肃笑了笑,“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当初是拜入宗门十余年后,才有了第一座炼鬼塔。”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舒服。”

王霖感叹道。

叶修龙笑了笑,“我家就我和叶申两位男丁,所以家中要我好好照看他,为其准备炼鬼塔,也是迫不得已。”

“无妨的,有这个能力,自然是尽早准备的好,免得购买符塔也是浪费钱。”

王霖淡笑道。

生死擂台上,叶申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寒:“,驯服鬼物了吗?”

一股黑雾,从他手中炼鬼塔中涌了出来,霎时间在叶申面前凝聚成一个无头战士。

这个无头战士应该是战场上死掉的兵丁,浑身血迹斑斑,披着缺损的战甲,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拿着刀。

“这气息,是一品四阶鬼物啊?”

王霖看了李肃一眼。

李肃微微点头,“的确是一品四阶。”

无头战士突然身躯一震,身上缓缓升腾起四道黑环。

这一下,外门弟子那边顿时沸腾了起来。

四道黑环!一品四阶!

一个学徒弟子,竟然拥有一品四阶的鬼物?

此刻王益朗也赶到生死擂台,看见了生死擂台上的苏寒和叶申,当他看见叶申拥有一头一品四阶的鬼物后,脸上顿时露出苦笑。

他知道叶申日后会平步青云,毕竟有内门弟子当靠山,可也没想过,短短两个月时间,叶申就能拥有一品四阶的鬼物。

他在万鬼门呆了这么多年,也不过是一品六阶而已。

“燕瘦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就这样上了生死擂台,着实冲动了。”

王益朗轻轻叹了口气。

两人都是他接引的,如今却要在生死擂台上厮杀,他的心情自然十分复杂。

“现在跪下叩首求饶,还来得及。”

叶申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寒。

他打心里,就没想过要放苏寒一马,但能让对方跪下求饶,再斩杀,自然是极好的,可以彻底解他心中恶气。

苏寒忍不住笑了笑,“如果在生死擂台上,我把打杀了,手中这座炼鬼塔,是不是归我了?”

“笑话!”

叶申冷嘲:“死到临头,还打我炼鬼塔的主意?”

“我只是问清楚规矩而已。”

苏寒淡笑道。

“如若能打杀了我,那这座炼鬼塔,便给又何妨?”

叶申冷笑道。

“好,这是说的。”

苏寒笑着点点头。

随后他直接祭出符塔,把凶虎释放了出来,至于那头淹死鬼,就不拿出来刺激叶申了。

黑雾滚滚,化作一头下山猛虎,咧嘴发出无声咆哮。

它身上,闪烁起六道黑环!

一品六阶!

四周顿时变得一片寂静。

王霖眼中露出一抹难以置信之色,一品六阶?这才两个月,对方竟然拥有一头一品六阶的鬼物?

“是谁在帮他?”

李肃下意识的看向四周,刚刚好看见申屠长老走了进来,李肃念头微微一动。

是申屠风?

不对,就算是申屠风,也不可能对一个根骨为一,契合度为零的弟子这般看重,就算心性为人魂也不行!

“一品六阶?”

申屠风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之色,脚步微微顿住,目不转睛的看着苏寒面前那头凶虎。

叶修龙等人也是大吃一惊,李万和他们就更不用说了,当凶虎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震惊到哑口无言。

“怎么会如此!”

叶修龙惊怒不已的看向李肃和王霖。

一品六阶,远远强于一品四阶,这还是生死擂台,必须分出胜负才可结束,他弟弟危险了!

擂台上,苏寒轻轻拍了拍凶虎的脑袋,看着有些愕然的叶申,微笑道:

“的炼鬼塔,我便却之不恭了。”

下一刻,凶虎咆哮一声,径直朝无头战士冲去。

“杀,杀了他!不,拦住他!”

叶申有些手忙脚乱。

无头战士哪里会是凶虎的对手,不过十几息的功夫,它就被凶虎撕咬扯烂,直接吞食了进去。

一下子吃了这么一头补物,凶虎顿时变得昏昏欲睡。有些绝望的叶申和叶修龙见状,眼睛顿时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