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不错……”墨北宸说完这句话就扬长而去了,只留秦雨筱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狠狠的磨牙。

秦雨筱越发看着那个背影,越觉得头大,恨不得用她的脚狠狠地给他的那个腰上腿上踹上两脚,这样才能解气的,怎么会有这么令人难受的事情发生她的身上呢?

秦雨筱转过头来的时候就看见楼梯上有像春天一般美好的女生身影,“是雨筱来了吗?”淡淡的笑容,衬着那淡淡的表情,以及世间的美好好像都在她身上体现般。

“是我来了。”秦雨筱回着这句话,但其实语气却是那么的温柔,跟刚刚的张牙舞爪完全不一样,她对于对面的这个女生常常能体现出一种异于常人的温婉,大概是她的温婉所感染给别人的吧!

但是她已经第二次看到这个女生好像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在哪一块地方,每次都是对着空气说道,可是她也不好意思问,毕竟她觉得她们之间还没有到那种秘密互相共享的时间。

只见楼上的女生似乎有些开心的,让边上的明玉扶着她下了楼,来到了秦雨筱的身旁,“雨筱,最近过的还好吗?”

“挺好的。”秦雨筱又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所感悟到了,上次来的时候这个女生也同样这样子的关怀,她这次也是一模一样的感情,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着她。

“雨筱,要不然我们去外面走走吧!”墨北晴拉着秦雨筱的手。她可是有好些事情想问雨筱呢。

“好的。”秦雨筱当起了她的负责人,带着她往外走去。

“站住,们想要去哪里?”墨北宸的声音缓缓传来。

“哥,我就和雨筱出去聊会天而已,耽误不了多长时间了,马上就会把雨筱还给的。”墨北晴牢牢抓住秦雨筱的手,对着前方的空气说道。

“不准出去,听我的。”墨北宸大手扳过了刚刚还在抓着秦雨筱手的墨北晴。

美女凭栏侧靠一道亮丽殷虹绝美清纯图

“为什么不能出去,墨北宸不要欺人太甚,妹妹都已经这么大,有自己选择权了,不能左右她的。”秦雨筱一听到墨北宸这么霸道的话就打不住了,墨北宸不仅对自己霸道,对孩子霸道,居然连妹妹也不放过,“墨北宸,快放手。”

秦雨筱已经上前一步拉了开两个人之间的牵绊了,墨北宸让她往西,她就偏得往东,如果让她往东,她就偏得往西。

“雨筱,我们快出去吧。”墨北晴的语气有些着急了,她可不想哥哥再来阻挡她了,哥哥每次都是这么操心她的事情。

“嗯。”秦雨筱撇了一眼旁边的墨北宸便慢慢拉着墨北晴的手出去了。

两个人走在一起,活似一对小姐妹,“雨筱,最近的家里情况怎么样?就比如家里的人过得怎么样啊?”墨北晴终究还是问出来了,她的语气中有丝丝的迫切想知道。

“家里的人吗?家里最近有哥哥在,哥哥过得也不错,然后我哥哥最近很开心,因为他上回不小心受伤了,然后突然一个有心人就帮助了他,所以他现在可以肉眼可见的性格。”秦雨筱也对着墨北晴讲道,她觉得这种话没什么不好讲的,反正讲了也就讲了嘛。

“那就好……”只听墨北晴的语气中有淡淡的开心声音,但声音却是小的可怜。

“北晴,在说什么?”刚刚秦雨筱没有听到她最后一句的话,好像好什么好来着,又再问了一次。

“没什么,我刚刚是说挺好的,我觉得和哥哥好像还真的很幸运呢,不过我好像听说和上官集团的总裁最近没有在一起了。”墨北宸作为妹妹,还是相当称职的,还帮哥哥在打听其中。

“呵,是的。”秦雨筱不好意思的说出来了,这消息可真是灵通啊,他们这个圈子里就没有人是不知道的。

“雨筱,可能最后能陪在一起的才是真正的搭配吧,中途或许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但是那些都只是暂时的。”墨北晴突然很正经的对着秦雨筱说道。

“嗯嗯。”秦雨筱看着身旁的这个女生的眼神,渐渐地望向远方,有着是说不出的忧伤。

但是自己也不好怎么解释,因为也不知道人家到底在烦些什么。

稍微再搬弄了两下嘴巴,秦雨筱细细地挽着墨北晴的手往回走了。

很不幸的是秦雨筱本以为自己今天晚上是怎么都可以走了吧,可是墨家现在所有的人都让她留下来,说什么现在已经很晚了,然后司机也下班了,以及都打不到车,就索性留在这里吧,秦雨筱又是很没有办法,所以就留在这里了。

秦雨筱躺在房间里,抬头看着天花板,想着自己,真是苦啊,一家人套路完又来套路,可是偏偏每次自己都能陷到这个陷阱里,也可真是傻的可怜呢。

……

第二天一大早秦雨筱就来到了医院上班,衣服也就是昨天的,因为她昨天没能回家,也没能换衣服。

秦雨筱来到办公室,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真的是头大,到应该要怎么解释呢?本来跟哥哥说的是要早一点回去的,但是她昨天晚上陪墨北晴出去了之后,然后她们再回来的时候,他就自己找不到手机了,连手机都没有了,也就不能给哥哥打电话了,但是等到今天早上的时候手机就莫名的出现在餐桌上。

看到那三个小家伙有些不好意思的眼神低头,秦雨筱才知道又是他们三个小家伙捣蛋。

秦雨筱有些头疼的挠了挠头,把电话接了起来“喂,哥。”语气满是紧张,这次不知道哥哥要说什么了,反正自己一定会备受批评的。

“雨筱,昨天晚上不会又在墨北宸那里过夜了吧?要记住,哥怎么跟说的?不能因为孩子的问题,一次又一次的退步,墨北宸一定会认为是在欲擒故纵。”容净格的话里满是着急,每每和她说她都说知道,但是她那又怎么会傻到现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