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能救!

黄鑫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不愧是火种医师啊,连元丹境都没办法救治的伤势,火种医师却能医治。”

“徒弟都这么厉害,师傅应该更厉害吧?”

众人低声议论。

何不凡脸上露出一丝淡笑,正与冯婆婆聊天的林一指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紧接着,何不凡掏出一种又一种的灵材,每一种灵材都散发着极为浓郁的灵气。

附近摊位上售卖丹药的武者对此道也颇为了解,每看到何不凡取出一种灵材,都要倒吸一口凉气。

“嘶——”

“这些灵材加在一起,得价值七八万两银子了吧?”

“难怪二品解毒丹都没用。”

“多谢大师!”

丸子头运动服少女闺房写真

黄鑫脸上露出一丝激动之色。

七八万两银子,对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不是小数目!

何不凡笑了笑,“身为火种医师,救死扶伤也是我们的责任,无须多谢,不过这灵材的钱,日后可要送到天龙国还给我。”

“一定一定!”

黄鑫连连点头。

这时候众人更加无视站在一旁的苏寒了,他们的眼神都聚精会神的落在何不凡身上。

只见何不凡微微一翻掌,掌心处顿时呲的一声燃起一团火焰,那些药材在火焰中烧熔,不断变幻着形状。

足足持续了盏茶功夫,诸多药材就化作了一颗圆滚滚的丹药,这一手可比苏寒刚才研磨药材来的高明多了!

“给他吞服此药,剧毒自除!”

何不凡把丹药递给黄鑫,淡淡的道。

黄鑫一边道谢,一边忙伸手接过丹药,随后给他的兄弟喂了下去。

一开始,这名火种被剧毒侵蚀的肉身境武者气色的确恢复了不少,可没过几息,其脸上的黑气却变得更加阴沉。

“大师,这?”

见自家兄弟并没有因为吞服丹药而有所好转,黄鑫脸上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咦?”

何不凡上前仔细查看了一眼,随后神色微微一变,转身走到林一指面前:

“师尊……”

“学艺不精!”

林一指冷哼一声,朝冯婆婆笑着拱拱手,转而来到黄鑫面前,俯身查看起其兄弟的伤势。

半响。

林一指眉头越皱越深,他缓缓站起身,道:“这位小兄弟中的毒非同一般,无药可医了。”

“无药可医?”

众人微微一怔。

“大师,刚刚不是说能救的吗?”

黄鑫愣住了。

“如果这小兄弟修为再强一些,火种品阶再高一些,未尝没得救,或者是在刚刚中毒的时候,就施展手段救治,也有一丝可能。”

林一指摇摇头,神色淡漠的道:“现如今,便是神仙下凡也根本救不得他,最好问问他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吧。”

“林大师,真的救不了吗?”

冯婆婆有些好奇的问道。

林一指微微点头,道:

“他的火种已经被人用外力震出裂纹,剧毒侵蚀极深,再高明的火种医师也救不了。

但若有武尊强者,则可直接用罡气为其驱除剧毒。”

“元丹境不可以吗?”

左诗诗道。

林一指看了她一眼,笑道:“武尊凝神,可以用神念搭配罡气为其祛毒。

可元丹境因为还未凝神,火种又是极为敏感之地,别说祛毒,稍有差池,火种都会被罡气所毁。”

众人神色古怪的朝黄鑫二人看去,与他们一起的那群武者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需要武尊出手,这就等若判了死刑,哪个武尊会无缘无故为肉身境武者出手?

“既然没办法救得他的性命,刚才所使用的灵材们也无须付钱了。”

林一指再次开口。

黄鑫勉强笑了笑:“多谢大师。”

林一指微微点头,顿了顿,目光落在苏寒身上,“少年郎,以后切记不可用什么土方子帮人医病,稍有差错,害的便是一条性命。”

苏寒笑了笑,没有理会林一指,而是朝黄鑫道:

“既然连这两位火种医师都没办法,而我这药材也研磨完毕,还要不要给兄弟试一试?”

对方如果不愿,苏寒也不会强行出手救人。

说到底,他会出手,也是因黄鑫等人刚才救下了一群无辜客商罢了。

林一指和何不凡神色齐齐一变,冯婆婆脸上也露出不渝之色。

林一指刚刚教诲了苏寒一番,对方竟然没听进去,并还想着用自己的土方子?

怎么?人家火种医师都不行,就可以吗?

“我刚刚说过这药会吃死人,还要给他吃?有何居心?”

何不凡皱眉怒斥道。

苏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们无法根除其火种上的剧毒,用我这土方子试试有何不可?”

何不凡怒极反笑:“他的毒解不了,即便是死,也是被这毒给害死,而的药会吃死人,届时是不是来赔他这条命?”

“雾庄主,他也是的弟子吗?”

冯婆婆淡淡的道。

“只是路上遇到的一位小友。”

雾中鹤笑了笑,道。

“哦。”

冯婆婆微微点头,看向苏寒:“小兄弟,有心救人的确没错,但既然这药不行,就别勉强了,否则吃死了人,这笔帐便是算在头上。”

“诸,诸位……”

黄鑫结结巴巴的开口道:“我想再试试这位兄台的药,这是我兄弟最后的机会……”

“不知好歹。”

何不凡看向黄鑫,冷哼一声。

在他看来,对方用了他价值七八万两银子的灵材还救不活,那就该好好等死。

别说试苏寒手中的药材了,就算再去找其他火种医师,也是对他,对林一指的侮辱!

“让他服下吧。”

苏寒把药材递给黄鑫。

黄鑫这次没有迟疑,连忙接过给他兄弟服下,再迟疑,他兄弟就要断气了。

“咦,林,林大师?”

“坊主来了。”

“是坊主!”

来者正是燕苏坊的坊主‘赵涛’,他一瞧见林一指,脸上就露出惊喜之色。

“是?”

林一指眉头微皱,区区一个先天境一重的武者,他还真没什么印象。

“晚辈是赵涛啊,当初您路过赵家庄,出手救治了一个少年,您可还记得?”赵涛连忙道。